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出门没看黄历
    “奶娘,今日我和你一同出去走走”虽进六月,天气到是凉爽,这几日的刺绣,每天路嬷嬷带出去找卖家换的银两。好在秦素前世在娘亲的熏陶下,一手的女红做的极是精致。这几日带出去竟卖的不错价钱。秦素今世还未去京都内看看,正好今日出去散散心。

     “好,小姐,那奴婢陪同您去老夫人那。”

     允准出去的秦素穿着一身清淡米色的深衣,带着面纱随同路嬷嬷出去。

     “好热闹”

     “奶娘,能帮我买个这个吗”仰着热的红扑扑的小脸,对着奶娘要着小摊上的糖人

     “好,小姐,要个小刺猬好不好。您从小就喜欢小刺猬”看着这出来欢脱的小姐,路嬷嬷眼中满是心疼,那个从病后醒来坚强到倔强的小姐,此刻能无忧无虑的开心笑着。真好!

     “小姐,就是这家,我去找掌柜把女红拿给他”看着店里各式各样的刺绣。还真是如京都女子的百花争艳。

     “小姐,这就是我家小姐”路嬷嬷带着不惑之年的精硕老板走来

     “小姐,真是巧手”看着对面这素净的人儿。虽然偏瘦小的身材,但一双眼眸却清澈明亮,想必也是曼妙女子。气质也清雅,定是有规矩的大家小姐。可自己刺绣拿来兑钱,想必是家道中落了吧!

     “小姐,要是可以之后定期派人送来此等刺绣。小店愿意提高平日价钱高一倍收购小姐刺绣。不知小姐愿意可否?”

     “那如此,就谢谢老板了”

     “老板,这刺绣费些时日,我家小姐不能太劳累,那这量能否减少些”路嬷嬷心疼的看着秦素

     “那好,这是自然”精硕的老板笑容满面,这样的刺绣,在京都那可是高价品呢!

     谈桩一成不错的买卖,秦素心情不错,这样自己至少有经济来源了!

     “奶娘,时辰尚早,我们去别处走走”

     “王爷,您可要为妾身做主呀!”秦素刚走过这趟街的转口,就听见女子哭哭啼啼的声音。

     是那阎罗王。那硕大简洁的敞篷马车上,一身着黑色大袍,印着硕大暗红色的曼陀罗。阴冷的气质彰显无疑,偏偏俊美的侧颜上,挂着邪魅的笑。让人分不出到底是怎样的情绪。想看却不敢看!

     正踌躇着要不要过去行礼的秦素,隐隐感觉到前方一道冷冷的目光。得,逃不掉了,毕竟也是帮助过自己的人,只是自己这样过去,可不是打扰了人家柔弱女子的心思。秦素心中暗思,却不得不往前去。

     “臣女参见王爷”

     “噢!这不是本王表妹吗!”依旧邪魅的笑。

     “多谢王爷好记性,臣女见过礼,就先告退了”虽然轩辕祗皓帮过自己,可是给人的感觉太阴冷,还是少接触为妙。

     “本王让你走了吗”秦素抬腿还未转身,就被一到阴冷的声音定住!得,今天自己真是出门没看黄历。秦素心中暗暗悲催

     “王爷有何吩咐”

     半晌,不听见头前之人回话。车下女子还依旧嘤嘤啼哭。

     “去,把那个无礼取闹的泼妇拉下去杖毙了!这个长舌妇也掌嘴二十,谁送来的给本王退回去”就这样毫无起伏的声音,就给两个人的性命判了刑。毫无给宫里那些自以为高贵之人的面子。

     “走”解决了吵闹的苍蝇,轩辕祗皓就悠闲坐着马车走了,扔下一旁愣愣发呆的秦素二人。

     “真是幼稚,不让我走,就是给我看这‘鲜活’的场面?真是阎罗王,毫不怜香惜玉。我都是死过两次的人了,还会怕这个!”秦素心里暗暗66个白眼。

     随便转了转,买了些需要使用的药材便回了府!

     “小姐,您可回来了!夫人派人来请您过去!”

     “母亲找我?可说什么事了”来回走一路,虽然身子好的差不多了。这也累的快摊地上了。此刻谁叫也不想去呀!

     “没说呢!就派人来请小姐。”

     “好,我知道了”

     “夫人,五小姐来了!”此刻的沈氏刚刚午休起床

     “让她在门口待着吧!”

     “五小姐,我们夫人还在午休请您在这稍等”传话的丫对着这不受宠的五小姐也无丝毫尊敬。

     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过去了。虽然天气并不炎热。可是走动累了一天的秦素,又在太阳下站半个时辰,身子哪还吃的消。

     “五小姐,夫人请您进去”沈氏站在窗前看着脸色苍白的秦素,厌恶的招来丫鬟带秦素进来。毕竟这个病秧子在自己这里不能出事,免得落个苛责庶女的名声。

     “母亲,您找我”

     “恩,过几日我和老夫人要去宫里给太妃娘娘祭拜,你去把心经抄写拿来,需要祭奠焚烧。明天抄写规整送过来。”越看这个病秧子越气,自己的蓉儿现在还被害的禁足在府。

     “是,母亲,那女儿先回去了”秦素来之前就明白不会有好事,何况这些小伎俩比那些害人性命之事不值一提。

     “小姐,您休息会儿吧!我先抄写着,您这累了一天了”芸香此刻开心,小姐教自己识字终于派得上用途了。

     “好,我睡会去,你也不用抄太久,等会去休息就好”

     芸香认真描摹着,转眼天已经黑了。自己在多写点,小姐就能轻松点。不过和小姐的笔迹还是差好多呀!

     “你这是些什么东西,这是你一个人抄写的吗!……”第二日送过去心经就被沈氏一顿责骂,好吧!回去重抄写!

     这几日的生活倒是平静!可是这种安静的日子不多了。想来真正的计算就在近前等着自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