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定不能给素儿受了委屈
    秦老夫人,秦尚书黑的不能在黑的脸。配着沈氏发青的脸色。果真不易见到。秦素越发心寒:寻常人家孩子出了这种事也会先关心关心。倒是这官宦人家还真是人情淡薄。到现在没有一个人说出自关心的来问一句!都在想着怎么顾全尚书府的颜面吧!这是今天有位王爷在,如果不在,可能自己院子里的人早被封口了吧!秦素眼底的冷意越发寒冷

     “罗管家,带人去查,怎么回事”本不想插手后院之事的秦尚书不得不站出来,这还有位杀人修罗在呢!

     秦老夫人最显反应过来“太医,我家五姑娘确定是中毒所致”

     “老夫人这是不信老夫医术了”这位太医跟在轩辕祗皓身边,气性自然随了主子,立马瞪眼睛吹胡子

     “当然不是”

     “来,素儿,到祖母这来,查出来怎么回事,定不能给素儿受委屈,这府里断断不能出现这害人性命的可恶之徒”好似真要替秦素出这口恶气

     “老夫人,老爷,人带来了”在这尚书府几十年的老管家了,自然懂得把握这事的分寸,不消片刻就带来了定罪的人

     看着下面慌张的被自己打过的赵嬷嬷,自己院子里的秋儿,给自己送药材的翠儿,秦素冷眸里带着一丝轻蔑。

     “奴婢叩见老夫人,老爷,夫人”看着这压抑的气氛,还被人连拖带拽给拎了来,吓得三人说话也不太利索

     “抬起头来,知道今天叫你们来何事吗?”经历这么多后院争斗获胜的老夫人威压还是强盛的。更别说这些性命在自己主子手上的奴才了

     “奴婢不知”

     “你们是怎么串谋起来,为何要毒害五小姐的”沈氏嗓门高5分的直接断言了。听的秦老夫人和秦尚书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虽然这也是她们将要说下去的话。可沈氏这样也太直接了。毕竟淮王还在这。大家都不是傻子

     “奴婢没有害五小姐,没有害五小姐”必须否认呀!

     “那你们说说,五小姐药材里的毒素怎么回事”

     “奴婢不知,每次都是府医章大人配好药后,奴婢直接送来的”翠儿直接惊恐的否认道

     一旁的赵嬷嬷一直低着头未说话。恨恨的应该在想应对之法

     这时候沈氏一直在思忖,如何才不能把自己这几位亲信被他们拖下水。也暗气章太医怎么找了这么个没有脑子的人。

     “赵嬷嬷,听说上次在宴会上冒犯过五小姐!”赵嬷嬷抬眼看了看说话的沈氏。眼里开始的思忖之色早已变成死灰。她明白

     “老夫人,老爷,夫人,是奴婢买通翠儿在五小姐药里下毒的。五小姐在宴会打了奴婢,害奴婢被罚去洗衣,受人糟蹋,是奴婢恨死了她”转眼的满脸愤恨,咬牙切齿仿佛真是恨毒了秦素般

     芸香刚想说话,被路嬷嬷及时拉住。好在也没人注意她们

     秦素当然知道,这个罪有人顶。当然沈氏会把自己摘的一干二净。只是什么事不都是小事堆起来慢慢爆发的嘛!

     “好可恶的奴才,居然怀恨在心,谋害主子老夫人这种恶奴不能留,要不然府里的夫人小姐们还不天天担惊受怕”沈氏自然越想早结束越好。

     “老夫人,奴婢真不知香料会和小姐的药材有冲突呀!奴婢只懂一点配香,黄花杜鹃的香料奴婢只知对小姐的睡眠有益呀!求五小姐救救奴婢”秋儿也聪明,连忙转头求秦素

     “祖母,求你放过秋儿吧!秋儿是这几天母亲派给女儿的,应当不会做出有害女儿的事”没想到秦素真会给自己求情。

     转眼沈氏是想发作也发作不得,毕竟现在还有外人在。这说的自己派去的人无意用香害了她,谁又不知赵嬷嬷是自己的人。就在引she自己就是害她的主谋。

     “还是素儿心慈!来人,把赵嬷嬷和翠儿拉下去杖毙,秋儿下去自己领十板子,虽然无心,可也害了素儿,不能不罚”秦老夫人本就不想在闹大。这惩罚算是个交待了,事情也算到此为止。

     “让王爷看笑话了。请王爷移步前厅用膳”秦尚书可不愿在生出事端来了。今天这脸是丢够了。

     轩辕祗皓也看够热闹了,摆摆衣袖走了出去。听雪院恢复了以往的安静,可从此在也不会宁静了!

     此后,陈嬷嬷虽无刻意刁蛮,当然对秦素的教习礼仪不似其她官宦小姐家该有的礼仪,要是向此礼仪去面见旁人,可不叫别人说没了规矩。到时沈氏更好抓自己把柄了!好在秦素不在意,毕竟自己前世所学的礼仪可是正经八百的嫡女的礼仪。

     春天的风越来越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