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等文杰睡熟了,辰安才慢慢下床去换了衣服,准备在客厅睡,收拾好东西的时候,却又听到了低低的哭声。

     “做噩梦了吗?”

     辰安靠到床边,看着哭的有点抽搐的文杰,伸手顺了顺他的后背。

     “我想回家。”

     文杰脸还是红红的,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哭得都有些岔气了。

     “那我送你回去?”

     辰安以为是这里睡得不舒服。

     “我想回中国。”

     文杰一边抽泣一边说。

     “别哭了,你现在什么都不回就回去,你不觉得很浪费吗?”

     辰安叹了口气又爬上了床把文杰抱进怀里,帮他顺着气。

     “可是,可是我不知道我在这里能做什么啊,我感觉,我什么都不会,一身的毛病,我这样的人,我妈妈干嘛要把我生出来。”

     文杰已经默认了自己被甩了,他努力的在爱黑矢了,为什么会这样。

     “人,出生总会有他要经历的,你现在只是生病嘛,等你治好了,一切都会好的。”

     辰安拍了拍文杰的头。

     “那为什么是我要经历这些?我觉得好累,他说我不工作,我就去打工啊,他说什么我都听了啊,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

     文杰真的不懂,自己言听计从,不吵不闹,当初也是黑矢提出来要在一起的,怎么反过来变成他在追黑矢了,他真的好累。

     “好好跟他谈谈,也许是有什么误会呢?”

     辰安有些发愁,他感情很稳,所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误会?我们一个月见不上一面,哪有误会啊?我刚来日本的时候,我觉得人生都是黑暗的,周围的人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听得懂的,我又没法跟他们深交,真的,跟黑矢在一起,刚开始的时候真的很开心,我觉得我可以活着真好,我可以遇到喜欢自己的人了,有人值得我为他活下去了,但是突然就变成了,不爱跟我见面了,不爱跟我出门了,只要见面就在数落我,我做什么都不对,现在我的世界又变回黑色了,我不知道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

     文杰抬头看着辰安,他很绝望,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黑矢满意,低贱了自己,却得不到自己所爱的人的心。

     “唔。”

     对视的一分钟,辰安低下头吻住了文杰的唇。

     文杰想推开他,却没有多少力气。

     “别动。”

     辰安低沉的嗓音在文杰的耳边响起。

     文杰被这个声音诱惑着,软软的躺在辰安的怀里,任由辰安的手抚摸着他的身体,然后是痛彻心扉的疼。

     “疼吗?”

     辰安借着月光看到文杰皱起的眉头。

     “好疼。”

     文杰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唔。”

     辰安把文杰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低头吻着文杰的唇,直到他不在那么痛苦,才继续后边的事情。

     文杰事后昏了过去,辰安套上衣服去了客厅,不停的喝酒,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抱了一个男生,而且,他该怎么办,他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他不可能跟文杰在一起的。

     酒劲上来了,辰安就躺在沙发上睡了一个晚上,早上起来的时候,文杰已经不在他家了。

     “喂,你去哪了?”

     辰安不放心赶紧打了电话给文杰。

     “我回家换衣服上学。”

     文杰的声音有些沙哑,似乎还在哭。

     “你今天先别去了,是不是还在哭呢?在哪个地方,我去接你。”

     文杰眼睛肯定哭肿了,怎么去上课?

     “我就在你家楼下,我不认识路。”

     文杰就蹲在辰安家的楼下,他浑身都疼,哭的有点缺氧了。

     辰安挂了电话下楼把文杰扶回了房间。

     “别哭了。”

     递上纸巾,文杰哭的他心里好烦。

     “你明白我们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对吗?”

     看文杰总算安稳了,才开口谈昨天的事情。

     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别摇了,你跟我说,黑矢跟你,有没有做过我们昨晚上做过的事?”

     辰安突然想起自己问过文杰跟没跟黑矢睡过的事情。

     “没有。”

     摇了摇头。

     “那你之前说他跟你睡过了啊。”

     完了,文杰的第一次给了自己,就算他不懂,他也不能不负责吧。

     “你说抱我睡觉吗?第一天他说要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是亲过我,还抱着我睡觉啊,但是,但是他没有弄疼我。”

     低着头,文杰真不懂嘛。

     “听着文杰,我们昨天晚上做的事情,才叫睡过了,你跟黑矢,不算睡过,懂吗?”

     辰安看着文杰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

     “所以,黑矢会离开你,恐怕这也是个原因,他泡妞都是喜欢先下手为强的,你可能一直不肯跟他睡,他就不想跟你在一起了吧。”

     辰安还是知道黑矢的品行的。

     “那,晚上我回家会怕嘛。”

     文杰没想过不跟黑矢过夜,就会这样。

     “他跟你提过让你在他那过夜了吗?”

     “嗯,刚开始那段时间,他经常提起,但是我不知道他是想干嘛,我晚上回宿舍晚会被寝室的人念,所以我就没跟他去。”

     文杰点了点头。

     “黑矢的事情先放一边。”

     蹲到文杰面前,拉着他的手。

     “我不能跟你在一起,你明白吗?”

     文杰点了点头。

     “对不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们,都当成秘密,藏一辈子好吗?”

     辰安不想伤害文杰,但是昨晚上文杰哭的那么伤心,他只能想到用这种方法安慰他,却没想过后果。

     “我知道的,你就快跟安琪结婚了嘛,我懂的,我可以,辞职吗?”

     文杰明白辰安只是想安慰自己,想帮助自己,哭过了,他就看开了,他很庆幸,自己的第一次,不是给了黑矢那个人渣,至少,辰安比黑矢,更疼爱自己。

     “为什么?你做得好好的,干嘛要辞职?”

     以前辰安没有秘书,什么都要自己来,自从文杰来做他的秘书,他清闲了很多。

     “我怕,你会觉得尴尬。”

     “傻瓜,没事的,我们像以前一样,是好朋友嘛。”

     抬手拍了拍文杰的头,文杰只好点了点头。

     辰安知道文杰没睡好,安排了他去睡觉,然后自己收拾好就去上班了。

     下午的时候,文杰起床收拾好准备回自己的家,黑矢打来了电话,约他见面。

     “你眼睛怎么肿了?”

     一见面,黑矢就发现文杰的眼睛肿的很厉害。

     “没事,怎么突然叫我出来了?”

     揉了揉眼睛坐到黑矢的对面看着他。

     “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黑矢往前坐了坐,手不自然的摸着杯子看着文杰。

     “从五月份到现在,三个月了。”

     文杰看着自己面前空空的餐盘,黑矢连杯咖啡,都不肯给自己点么。

     “你开心吗,就这样跟着我?”

     黑矢看的出文杰想要什么,但是,他没准备去做。

     “刚开始的时候,很开心。”

     知道黑矢不会点了,文杰只好自己抬手叫来服务员,要了杯橙汁。

     “你喜欢辰安吗?”

     黑矢突然转了话题。

     “你为什么这么问?”

     不是自己昨天跟辰安的事情,被黑矢知道了吧。

     “你知道辰安跟安琪就要结婚了吧?”

     看着文杰点了点头。

     “安琪,可能要跟辰安分手了。”

     “为什么?他们不是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吗?”

     文杰瞪大了眼睛,怎么突然就要分手了。

     “安琪喜欢上别人了,而且准备跟那个人在一起,所以只能跟辰安分手了。”

     黑矢直起身子靠在椅背上。

     “那你应该告诉辰安,你告诉我干什么?”

     文杰喝了一口橙汁,不明白黑矢告诉自己的原因是什么。

     “我们分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