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辰安不相信文杰说的话,但是对于文杰所说的又十分的生气,不是气文杰说他骗了自己,而是文杰说,不想再做自己的弟弟。

     辰安冲出房子立马打电话给安琪确认,却打不通她的电话,只好打给黑矢。

     “喂,黑矢,阿杰跟我说,安琪喜欢上别人了,并不是去进修,是不是真的?”

     文杰跟黑矢已经分开了,黑矢没有必要去包庇文杰。

     “是真的,安琪,正在跟我交往呢,你的纯情女神,早就已经把第一次都给我了,不过,我那个小男人,应该也挺和你胃口的吧?”

     电话那边的黑矢,并没有任何的否认。

     辰安咬着牙挂掉了电话,气疯了的辰安冲回房子里,不停的砸门让文杰开门。

     “你怎么,唔。”

     文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辰安堵住了嘴。

     “你为什么要骗我?我那么相信你,我有对不起你吗?”

     辰安根本不给文杰说话的机会,顺手拿了文杰的领带封住了文杰的嘴,脱了文杰的衣服绑住了他的手。

     “你男朋友从我这抢走了安琪,派你来做备胎的,你知道吗?”

     辰安看着文杰瞪大了眼睛,不停的摇着头。

     “那你现在知道了?”

     “唔。”

     辰安直接冲进了文杰的身体,痛的文杰冷汗直流。

     “疼吗?啊?你没跟他睡过?他就是玩够了你,把你送我了,你还装什么纯情。”

     一点都不怜惜刚刚退烧的文杰,冷冷的撞击着文杰的身体,等他释放了,冷静了,才发现自己做的多过分。

     “啊。”

     冷静下来的辰安,先解开了文杰被封着的嘴,然后是绑着文杰手的衣服,然后才退出文杰的身体,然而刚退出,文杰就疼的大喊了一声。

     “对不起,阿杰,对不起。”

     文杰流了很多血,辰安慌了神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怎么办,血止不住,我带你去医院。”

     文杰已经没什么意识了,下身不停的流血,辰安试过很多方法都止不住血,只好赶紧拿了大衣给文杰披上,抱下搂,开车去医院。

     “医生,他没事吧?”

     辰安不知道自己一股火为什么要烧到文杰身上,他刚才给黑矢带电话才知道,黑矢根本没碰过文杰,他还跟文杰说了那么过分的话。

     “以后别这么用力,止血了,回家记得多躺着,别压倒伤口,最近尽量不要做,我开点药,你每天给他外擦,然后消炎药内服。”

     医生皱着眉头把处方递给辰安,辰安赶紧点头接了过来。

     “好点了吗?”

     去结算好看病的钱,回来就看到文杰扶着墙走了出来。

     “我没事了,多少钱?”

     文杰的脸色还是很苍白,伤口还是很疼,但是他不想让辰安知道。

     辰安没有回答文杰,直接把他抱上了车。

     “对不起,把你车弄脏了。”

     辰安放平了座椅,让文杰躺着,文杰看到被自己的血弄脏的车座有点抱歉。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我不该把脾气发在你身上,还疼吗?”

     辰安看到文杰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躺着,我去药店给你开药。”

     关好车门,去医院旁边的药房开了药,回车上的时候,文杰已经睡着了,没有打扰他,回了自己的老房子,上去看了一眼文杰从自己那拿走的东西,都还没打开过的箱子,又看了一眼屋里的床单,一大片的血污,直接扯了下来,扔到垃圾袋里,把行李跟垃圾袋一起拿了下楼。

     扔掉垃圾袋,把行李放到后备箱,再上车开车回了新家。

     辰安知道文杰肯定非常不舒服,文杰睡眠浅,除非特别累,或者特别难受的时候以外,自己光下车关门,都会吵醒他的,但是现在,他已经把文杰抱到床上了,他都没反应。

     趁着文杰睡觉,辰安拎着水桶下去擦车,然后拿了脚垫回家扔在洗衣机里,才想起文杰的衣服裤子上都有血,赶紧拿了换洗衣服进房间,一进去就看到文杰张着眼睛发呆。

     “醒了?”

     靠过去看着文杰。

     “对不起。”

     文杰缓过神看着辰安。

     “是我的错,别在道歉了。”

     辰安揉了揉文杰的头,文杰没有再说什么。

     辰安给他换衣服的时候,他也很乖的躺在那,让辰安心里更难受。

     晚上辰安就躺在文杰的旁边,搂着他,文杰也没有反抗,更没有拒绝。

     早上辰安就跟公司请了两天假,帮文杰跟学校请了病假,然后就坐在客厅发呆。

     “喂?怎么了?”

     辰安看着黑矢的来电,半天才接起来。

     “我妈想让文杰去吃饭,我到学校找他,他们老师说你给他请了病假,他没事吧?”

     黑矢其实不想找文杰的,但是他妈妈让叫,他又不能说不。

     “他没事,不舒服,需要休息。”

     辰安突然就很生气黑矢对文杰的关心。

     “要我把他接到我家吗?在你那打扰你不?”

     黑矢早就看出了端倪,他只是在帮辰安认识自己的想法。

     “不用,在我这就行了,我能照顾好他。”

     怒气冲冲的挂了电话。

     “怎么了?”

     文杰听到外边辰安大吼的声音,拖着散架一样的身体走了出来。

     “怎么起来了不叫我,回床上躺着去。”

     辰安赶紧起身走过去扶着文杰。

     “谁打来的?”

     文杰根本站不住,辰安过来扶了一下,他直接倒进辰安的怀里了。

     “你都站不稳了,管谁打来的干什么?”

     辰安干脆把文杰抱起来,放到床上。

     “那你发那么大的脾气,我好奇啊。”

     文杰委屈巴巴的看着辰安,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辰安这两天一直脾气暴躁,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骗了他吗?

     “黑矢打来的,他说他妈妈想叫你过去吃饭,你都这样了,我就说你去不了,他意思我照顾不了你,要过来接你。”

     辰安蹲在那看着文杰,很认真很认真的看着文杰。

     “你干嘛盯着我?那,黑矢要来接我吗?”

     文杰是怕辰安再发脾气那么对自己,他真的快散架了,身体受不了辰安再来一次了。

     “你生我的气了?”

     辰安皱起了眉头,他想照顾文杰,但是如果文杰不想被自己照顾,那他只能联系黑矢来接他了。

     “没有啊,但是我怕给你添麻烦。”

     文杰没有生气,他甚至觉得,辰安这么对自己,他能心里好受很多,虽然身体很难受,但是辰安冷静下来的懊悔,和体贴,反让他很开心。

     “不麻烦,你让我照顾你好不好?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把脾气撒在你身上,黑矢告诉我,他连碰都没碰过你,我才知道我有多傻,我不该那么说你,也不该那么对你的。”

     辰安心里很难受,文杰没有责怪,却让他更自责。

     “好嘛,我就是问问嘛,我想洗澡。”

     昨天身上冷汗热汗混合,加上后来去医院又各种药膏药水,身上已经有点散发奇怪的味道了。

     “我去放水,你别起来了。”

     点了点头,辰安去浴室放水,还好,他买房子的时候,特意挑了个大浴盆的,不过本来是准备跟安琪洗鸳鸯浴的。

     “我自己洗吧。”

     被辰安抱到浴室,然后被脱光了,还要被抱到浴盆里,他好羞啊。

     “你脸红什么啊。”

     辰安看着文杰努力的想从他怀里下去,赶紧放进了浴盆里。

     “我自己可以洗了,你出去吧。”

     被放进了浴盆,伤口一接触热水,疼的冷汗就下来了。

     “出去什么啊,你自己怎么洗?”

     辰安已经脱了衣服站进了浴盆。

     “你进来干什么啊。”

     文杰吓的直接滑下去了,然后被浴盆的水呛到了。

     “进来帮你洗澡啊,你别乱动了,我的祖宗。”

     辰安哭笑不得得把文杰捞了出来,然后抱着他慢慢坐下,拿了毛巾帮文杰清理身体。

     “舒服吗?”

     文杰一开始一直在挣扎,被辰安洗完了上身,已经软软的躺在辰安的怀里了。

     “嗯。”

     红着脸点了点头,他太累了,让他自己来洗,估计胳膊都抬不起来。

     辰安让文杰趴在浴盆上,重新浸湿了毛巾帮文杰清理下身。

     “我。”

     “你什么啊,又想说你自己来?”

     文杰话还没说完就被辰安打断了。

     “可是。”

     “别可是了,是我弄伤了你,帮你清理,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