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校花来袭
    在联赛报名阶段时廖南已经经过了这样的折磨,组委会对于他的留学生身份也是质疑的,其实这也怪不得别人,他干净如白纸的履历,前18年的生活寥寥数笔带过,简直就像是伪造的身份,所以组委会不仅亲自来询问,还向坦桑尼亚大使馆求证。

     坦桑尼亚方面非常重视这事,反应迅速,证实了因为信息系统不完善,廖南又来自一个近似原始村落的小村子,才造成了这样的情况。组委会将信将疑,又求助了国际篮联,看他有没有曾经在哪个国家篮协注册过,几经周折最后才算证实了他非职业球员的身份。这样的一来二去,简直把廖南放在了显微镜下观察,让他心中颇有些腻歪。

     廖南的整个赛季都是伴随着质疑和欢呼两极分化度过的,初次参赛的南科大因为他的存在和大肆网罗的好手成为了夺冠最大热门,廖南也成为了争议的焦点,以场均2.7分25。6个篮板0.5个盖帽命中率31%罚篮命中率17%的奇葩数据亮瞎了所有人的双眼,将自己的优缺点展现的淋漓尽致。

     投篮差上篮也差,大家倒能理解,可是明明有25.6个篮板的弹跳能力,偏偏盖帽弱得比一些后卫都不足,连灌篮也仅仅见过几次。说他是个肌肉无脑男好像从数据上看也真是这回事,但事实上看过比赛的人知道他跑战术、协防、策应等方面又非常出色,显示出了顶级的球商。

     这种完全不合常理的数据引起了大家的热议,有些人认为他是故意隐藏实力的,因为质疑他的人太多;有些人认为他是装逼,不认真,忽悠观众;当然也有人认为这就是真实的他;甚至还有些人脑洞大开认为他是被诅咒了。出现在他身上的极端两级化太诡异了,不得不做出这样的推想,其实这种猜测也是最接近事实真相的,廖南就是被地狱篮球系统禁锢诅咒了。

     面对着外界的种种猜测,包括队友们平时也忍不住的打趣,廖南都保持了缄默,实在说不过去了就哈哈一笑,说句“你猜”便不再纠结。好在球队一直在赢球,而且是轻松的赢球,才算是勉强蒙混了过去。

     得篮板者得天下的真理贯穿了整个赛季,廖南的队友们都大呼在他身边打球太爽了,进攻不怕打铁,前场篮板和后场篮板一样出色的廖南保证了二次进攻机会。因为他的存在,增强了队友的投篮信心,命中率比自己以前的水平都上了一个台阶。本来投篮就是这样,越敢投越准,越投越有,信心和手感就是这样来的。

     廖南的性格经过校园生活的洗礼又恢复了活泼阳光,少了几分地下篮球时期的阴郁,他跟同学老师和队员都很讲得来,在大家心里是个整日乐呵呵的黑小伙,人缘相当不错。

     赵良几乎快成廖南的跟班了,廖南也挺喜欢这个嘴贫的老蔫,两人在一起时聊得最多的就是女生,虽然两人多少算个校内风云人物,但似乎都没有什么桃花运,他们这方面仅仅停留在嘴把式上。

     说实话赵良长得还不错,就是老是一副蔫了吧唧睡不饱的模样,而且接触下来嘴很碎,可能在这个学校女生圈没什么市场,有时候有女孩子喜欢他,他还看不上,就错过了一直单着。

     而廖南虽然曝光率很高,俨然一个大明星,同学们也很喜欢和他交流,但是也一直没有那种产生火花的,原因大约就是以前说的那些。单身狗的生活搞得廖南很郁闷,偏偏内心总有些躁动,荷尔蒙分泌旺盛,廖南经常一早就起来就发现画地图了,黑人对性的需求看来确实有些强烈,廖南不免有些头疼,奈何他的灵魂还是个中国人,也没敢给自己开那个闸,他怕自己刹不住车。

     南科大的一路狂飙,在本校掀起了极大的关注,现在全校师生都以南科大篮球队为荣。越来越多的女生请求加入到啦啦队,不管懂不懂球,蹭的就是这个热度,什么系花啦、院花啦、校花啦、艺术系的美女啦,像赶集似的扎堆而来。

     如此集中的美女,让其他社团羡慕不已,优秀资源的流失更是让他们痛心,因为这都是潜在女票,风头正劲的篮球队可不好惹,他们参加的联赛平台很大,受重视程度高,人又牛高马大的,特别是还有一尊黑面神,忿忿不平的男生们只得暗暗忍下了这口气,特别是坐拥世界第一运动名头的校足球队,这种巨大的落差感觉最为明显,谁叫中国足球那么臭,而且2000年国内还处在甲A时代,远没有现在疯狂烧金的中超盛世。

     这天训练结束后,廖南照例和赵良去吃饭,学校给开的是营养小灶,两人刚吃没几口,迎面就走来了一位摇曳风姿的高挑美女,一脸的傲娇,赵良颇有些小激动,连连捅了捅廖南。

     “今天要走运了,我的哥,瞧这架势是冲咱来的,这可是公认的首席校花李婼。”

     “校花还有首席的?难不成还评选过?亚军季军又是谁?”

     “咳,萝卜白菜各有所爱,都是男生私底下评的,谁平常没事不打个屁扯个蛋什么的。这可是十足的高冷御姐范,学法律的大三学姐,我就喜欢这款的,今天早上烧高香了。”

     “御姐范?你喜欢被蹂躏的感觉?”

     “哥,你说的好邪恶啊,说得我好像小受似的。”

     “滚犊子,你这说得好像咱俩有什么基情。至于这款女孩,你喜欢就好,我祝你被她虐到死,反正我是没什么兴趣,太高冷了。”

     “呵呵,那谢谢哥,承认了,等会帮我搞搞气氛,我有些怕怕。”

     “我说真的!”

     末了赵良很认真的补了一句,让廖南也是颇为惊奇,竟然还有赵良害怕的时候,他那脸皮跟城桥拐弯角比只怕也不少多少了,真是一物降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