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重生
    淅淅沥沥的雨下着,湿湿地打在她的身上。

     宗政花颜握了握手掌心,温热的感觉传入心中,她慢慢地张开了双目,周身不再有灼痛感,肚中却传出饥肠辘辘的摩胃声。

     她还活着,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切,仔细审视了自己的周围,连一张破烂的席子也没有,她就这么孤零零地蜷缩在墙角,任凭雨水打湿她本就破烂不堪的衣衫。

     借着落地的雨水,她细细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容颜,沾满灰尘的皮肤不见多好,一道狰狞的疤痕从脸的右上侧一路蜿蜒向下,一直到脸颊左下侧,左侧的脖颈上依然可见清晰的伤疤。

     从她有记忆以来,她就一直搞不清楚,出身不好也就罢了,这条难看的伤疤毁了她的整张脸,一直阴魂不散,这次重生后,还依旧存在。

     她讨厌自己这张脸,好讨厌。

     前世无一人爱,只因得这张脸,这次重生回十岁,她便要好好爱自己,就算一个人也不关爱她,她也要好好地活着。

     就这么想着,她扶着墙角站了起来,如今要先去找点吃的,这样子,饿肚子也不是办法。

     ***

     帝都

     城门缓缓开启,一个瘦弱矮小的身影胡乱晃动地走进来,身上仅着的破烂布条让人皱眉,乱糟糟的头发掺着泥巴四处打结,隐隐散发出来的恶臭让人不由得捂鼻绕道而行。

     花颜的脸蛋此刻黑乎乎地,一双黑白分明的瞳眸在木讷地观察着眼前繁华的街道,她依稀地记得十岁这一年,她兴高采烈地跑进帝都,被帝都的华丽所吸引,那个时候,她只听其他人说,帝都是怎样怎样地好,在这里不用饿肚子,每天都可以讨要到饭菜。

     从小就食不果腹的她,听到这个消息怎地不心花怒放,她还这么小,没有地方要她去做工,长得又不好看,更没有哪户人家愿意买她,她为了活下去便跟着一群乞丐去讨饭。

     讨饭也是上一顿饱,下一顿饥,遇到不好的人家,还会闲他们碍眼,免不了一顿挨打,如此一来,一顿饱饭,便成了她最大的愿望。

     一听说帝都好,她便急急忙忙地赶到了这里,希望这里的善人多,能够多接济一下她,让她能吃上一顿饱饭。

     她就是这么一个受尽人间冷暖的人,才会在他给她一丝温暖时,没有一丝顾虑地扑了上去。

     ***

     “快快,三皇子施粥了。”一伙乞丐从花颜身侧跑过。

     “快快,晚了就没有了。”

     花颜的肚子此刻咕噜噜地叫起来,她看到其他的乞丐望施粥的方向跑去,她条件反射般马上转身。

     一刹那,她忽然想到,前世的她就是在这一次施粥的时候,死皮赖脸地跟着三皇子,就因为去要粥的乞丐太多,而她又太小,根本就抢不过他们。

     她被插队的乞丐踹到,因为要不到饭,便倒在地上哇哇大哭。

     是三皇子走过去扶她,给她粥喝,还特意带她去医馆看病。

     从那个时候,她就赖上他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是特别的,她要一辈子跟着他。

     这一世,她不想再遇见他了,爱他太累了。

     也罢,她若这次不去遇见他的地方,应该便不会再遇见他了吧。

     再过几日,她便要离开帝都,这个令人心碎的地方,曾丧送了她的一切。

     “那个叫花子,你怎么不过去,不是那边,是这边。”有个好心的乞丐看到花颜向相反的方向走,好心地唤她。

     “别管她了,一定是脑子有问题了,这么小就出来要饭,肯定是家里人都死光了。”另一个乞丐摇摇头,劝着其他人一起走了。

     ***

     闻到热气腾腾的馒头香气,花颜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馒头笼子。

     摊主眼见一个小乞丐凑在摊前,顾客见了乞丐,都绕着路行走,马上心情就不好了。

     “叫花子,快滚,别挡着我做生意。”

     花颜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眼睛直勾勾地瞧着馒头笼。

     摊主赶了一下,见花颜还是没有动静。

     看着眼前穿着破烂不堪的小女孩,这么小的孩子就出来四处流浪,流落街头,他也是有些不忍心的,毕竟也是个做父亲的。

     “喂,叫花子,给你,快走吧!”摊主无奈地递了一个馒头给她。

     花颜擦了擦脏兮兮的手,满心欢喜地接了过来。

     被摊主赶着走了没几步,就马上胡乱吞咽地咬着馒头,正在大街中间的她,丝毫没有发现将要逼近的危险。

     “驾,驾...”

     急驰的马蹄声让路人纷纷躲避。

     黄金的架构,玉制的装饰,两匹汗血宝马并驾行驶,光是架势就看得出来人的高贵身份。

     “殿下,前面有个乞丐拦着路了,我们要不要听一下。”云碧宏连忙回报,他的主子九皇子宗政龙轩可是很难伺候的,小小的年纪便能得到皇上的宠爱自是不必说,可是脾气也是坏得很。

     “连个要饭的都敢拦孤的大驾,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竟敢横在路中间,就压死她。”宗政龙轩云淡风轻地诉说着一件似乎再也平常不过的事情。

     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掌心里的馒头上,直到看到高高扬起,近在眼前的马蹄子。

     这一时间,她想的不是自己的处境如何危险,而是下意识地就把馒头护在怀里。

     还没来得及感叹一下马车的华丽,她便被疾行的风推倒在地,眼看着马蹄子就要践踏在她的身上,方才感觉到了危险,想不到刚重生就又要结束了。

     正在赶车的云碧宏并没有直接从她的身上踏过,拉紧马背,侧身而过,就算是如此,花颜也是被撞飞了出去。

     随后倒在血迹斑斑的血泊里。

     众人围观,指指点点,大多数人都说架马车的人如何地不是,却无一人上前去帮助她。

     紧急停住的马车上,上坐着并没有多少不耐,少有的温和。

     “怎么突然停下了,去看看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另一辆华丽的马车再次驶来。

     “回禀三殿下,前面有个要饭的小女孩受伤了,看起来伤的不轻。”仆人回来禀报。

     “小小年纪怪可怜的,带她一起回去吧。”

     “是。”

     有些人有些事,一旦注定了,终究会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