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遮毁颜
    一路上,花颜在半昏半醒间,她似乎又听到了那熟悉温柔似水的嗓音,她不禁感叹自己的好笑,都已经决定要放弃了,为何做梦还会想到他。

     她梦到自己躺在一处温暖的床榻上,身体的痛觉刺激着她,痛得她不得已张开双目,入目的熟悉景象,红色的纱帐,雕花的床帏,楠木的桌椅,门前栽满的梅花,香气直接飘入屋内,这一切让她不由一窒。

     这不是前世她常住的屋子吗?她明明已经要离开这里的,怎饶了一圈又回来了。

     身上还没凝固的鲜血让她脑袋更加清醒。

     她清楚地记得,在她前世醒来的时候,心里感觉到有生以来第一次有床睡,有屋顶不漏雨的房子住。

     她好舍不得离开,以前在破庙里,连一席稻草都要和别的乞丐争抢才能睡到,而她现在就一个人居然单独有了一张床。

     她曾经贪恋这里的一切,竟错觉地以为,她只要不断地努力,她就可以留下来,到头来不过是做了一场梦。

     花颜艰难地扶着床边的扶手站起来,颤颤巍巍地去推房门。

     还好这是一间下人的住处,并无其他人看守。

     花颜轻轻推门而出。

     她认得这些曾经走过无数次的路,轻车熟路地去往大门的方向。

     行至途中,少女银铃般的笑声与悠远缥缈的琴声传入花颜的耳中。

     远处的亭阁处,男女两人对坐成饮。

     男子眉若刀削,唇若涂丹,只着一支玉簪,如绸缎般的青丝飘散在披外,若星河般璀璨的眸子微微上扬,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拨动着流水般舞动的琴弦,他的外貌太迷人了,也太让花颜熟悉了,不是宗政龙幽还会是谁。

     对面坐着一袭粉色纱裙的少女,金色步摇轻晃两侧,白皙可爱的脸旁点缀樱桃般的小嘴,描画柳叶般的细眉,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更是惹人喜爱,这便是宗政龙幽收养的义妹夏皎梦。

     花颜看到这一幕,只是心里酸了酸,并没有打算做任何逗留。

     皎梦眼睛敏锐,远远就注意到了花颜。

     “喂,你上来。”皎梦叫住花颜。

     听到有人唤自己,花颜只得慢悠悠地上去。

     龙幽看到花颜脸上显目的伤疤,眉角皱了皱,停止了拨动琴弦。

     “你刚才是要离开吗?”皎梦问道。

     “是的,正有此意,多谢殿下,小姐的收留,我已经伤好地差不多了,不便再打扰。”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见了我们这么害怕呢,难道我们长得很让人害怕吗?”皎梦毫无顾忌地问道,就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女。

     “殿下跟小姐都长得这么好看,是我太丑了,脸上还有一道这么难看的伤疤。”花颜一边说着,一边摸着自己的伤疤,面对着眼前的两人,竟是不自觉地吐露出了自己心中的忧思。

     “这有何难的,上次哥哥帮我带回来两盒进贡的珍珠粉,听说连伤疤都能遮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如给你试一吧。”

     望着眼前依旧犹豫的人,皎梦拉起花颜的手就走,“快点,我帮你化妆。”

     龙幽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对着皎梦的眼里充满了宠溺。

     ***

     第一次坐在梳妆镜前,还是有些不适应的,花颜半推半就被皎梦一阵乱弄。

     不管前世还是今世,她都很少照镜子的,或者说几乎是不照镜子的,因为她也讨厌自己的容颜,所以说这梳妆镜更是不怎么摸。

     如今这番,反倒让她心中忐忑。

     “好了,你看一下吧。”皎梦非常满意自己的杰作。

     花颜紧张地握着桌子的边角,手心里都是汗,她其实很害怕看到自己丑陋的样子的。

     “别紧张,你现在很漂亮了,不信,你照照镜子。”皎梦感受到她的紧张,温柔地安慰。

     花颜闻言,这才慢慢地张开了双目,视线逐渐清晰,映入眼帘地竟是一张陌生的美如白玉的面孔。

     遮挡伤疤后,弯弯的柳眉下,一双楚楚动人的眸子勾魂摄魄,如冰似雪的滑嫩雪肌吹弹可破。

     她竟有一张如此美丽的脸,做梦都没有想过,哪一天会像个美人一样坐在镜前梳妆。

     有一瞬间她失神了。

     “二小姐,乐郡主来了。”下人进来禀报。

     这声音正好拉回了花颜的深思。

     “走,去看看。”

     还没待皎梦起身,乐郡主先入为主地走进来皎梦的寝室。

     “皎梦妹妹,乐姐姐来看你了。”

     身着桃红艳妆的女子推门而入。

     凭着女子对危险的敏感,没有注意皎梦,她的视线立马被花颜吸引。

     这个女人好漂亮,一瞬间,她有些嫉妒,但身为郡主的素养,让她脸上没有表现任何恼怒。

     “皎梦妹妹,这位姑娘是?”乐郡主态度和气地问道。

     “这是哥哥从街上捡回来的一个姑娘,她太可怜了,哥哥不忍心,听说发现她的时候...”

     没待皎梦说完,乐蓉语马上打断,“来历不明的家伙,殿下也敢往府里领,我可是听说,最近,皇上在搜查奸细,据说那些奸细经常装成乞丐的样子行骗,打探我大夏的国情,你们可不要被骗了才好。”

     “这可怎么办才好?哥哥刚刚出去了,府里还没人拿主意的,万一她真是奸细,乐姐姐,我怎么办?”

     “皎梦妹妹,听姐姐的,把她赶出去就好了。”乐郡主握着皎梦的手说道。

     皎梦左右踱步,下不定主意,“可是她毕竟是哥哥捡回来的。”

     乐郡主望着皎梦如此神情,对皎梦提醒道,“皎梦妹妹,你就放心好了,这种乞丐,满大街都是,殿下捡她回来,也是一番好心,更何况,皎梦妹妹也是为了府里好,殿下是一点也不会责怪妹妹的。”

     皎梦想了想,乐郡主说地颇有道理,“这位姑娘,你收拾一下东西,马上离开吧。”

     听到府里的主人都下驱客令了,她现在不走都不行了。

     “是,小姐,我马上离开。”

     花颜再次贪恋地看了一下镜中的那个美丽的自己,这才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