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平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恍惚着觉得在做梦
    温暖的感觉袭来,花颜慢慢地睁开了紧闭着的眼睛

     好疼阿…痛得连手指也动弹不了。

     花颜转了转自己的小脑袋,头好疼啊,怎么一点事情也记不起来,她为何会满身是伤地躺在此处,她也无从知晓。

     此时只见一位浓妆淡抹的女子推木门而入,明明是稚嫩的少女般的声音,因为常年使用劣质的化妆品,皮肤显得粗糙不堪,看上去苍老了些许。

     她一坐下,满身刺鼻的香粉气,让花颜忍不住想要打喷嚏,不自觉地往内侧缩了缩。

     “你别害怕,我不是坏人。”少女以为她是害怕,“我是带你回来治伤的。”

     花颜见眼前的少女已经蹲在她面前,她身上的污泥弄脏了她干净的衣裙,她呐呐地出声,“脏…”

     少女随她的视线望去,发现了自己手上的污泥,这才了悟她的意思,纤然一笑,“不碍事的,你叫什么名字?”

     “花颜。”明明什么都不记得的人,自己的名字在脑海里却是格外清晰。

     “花颜,我叫若水,我看你也一个人,不如,你跟我一起住吧。”若水迫不及待地希望花颜答应她的要求,好像生怕下一秒,花颜会反悔似得。

     “嗯。”花颜下意识地点头,结果疼得直咧嘴,“我也想找个人陪我。”

     她清楚地认识到,现在自己一定是无依无靠的,多个人陪伴总是好的。

     ***

     昏暗的日光,照耀着满天扬起的尘沙。

     “花颜,你这么早就起了么?不多睡会儿?”透着睡意的女子,惊扰了清晨的寂静。

     “我睡不着,想去洗衣服,若水,你有没有要洗的?”簌簌的穿衣声传出。

     “我要洗的都放在床头上了,累死了,腰好痛。”若水左右翻身,慵懒地说道。

     “若水,今天你便好好歇着,等我回来帮你揉揉。”花颜在面上遮上面纱,卷起衣裳,整理好一切就打算出门。

     “这样的日子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若水抱怨的声音再次传入花颜的耳中。

     她留下与若水相处的日子里,了解到,原来若水是做山鸡的,难怪她那么害怕花颜会不跟她在一起住。

     其实若水考虑得太多了,她根本无家可归,好不容易有个家,她又怎么会嫌弃呢,高兴还来不及。

     说到她面上的纱,也是她这些日子,怕影响到若水的生意,想出来的办法。

     花颜沿空地而行,一路上偶尔遇到打扮相似的女子,却并不互打招呼,只是擦肩而过,仿佛素不相识的路人。

     循着荒草丛中纵横交错的小路,径直走下去,半柱香时间,前面出现一条小溪,在稀疏的树木中蜿蜒细淌。

     在平日洗衣的石边停下,还没碰那泛着粼粼清光的水,她已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

     在冬日的朔风下,冰冷的溪水虽没有结冰,但依旧冷的刺骨。

     花颜深吸一口气,挽起袖子,将木桶里的脏衣服全部浸湿,泡在石边的浅水中。

     静静地看着溪水缓缓地渗透衣衫。

     正在这时,风铃般清脆的笑声,吸引了她的心神。

     一双雪白晶莹的美丽小脚淌水过来,在她面前停下。

     “是你吗,小乞丐,我又见到你了,虽然你戴了面纱,但我还是认得你脸上隐隐约约的疤痕?”风铃般的声音从花颜头顶上飘下来。

     花颜闻言抬头望去,少女着翠绿烟纱,拖地绿色水仙碎花裙,星眸流转,皓齿纯白,肤若凝脂,面若芙蓉,发间的水晶流苏摇摇晃晃,尤其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更是显得俏皮可爱。

     “我叫花颜。”突然遇到一个如此可人的少女,花颜一时不知所措。

     再加上由下往上的视角,更加让她觉得自己的卑微与渺小。

     少女格格笑,小脚一扬,溅了她一头一脸的水,“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皎梦,夏皎梦,三殿下的妹妹。”

     失忆的花颜此时懵懂不知,她怎么认得这么高贵的人,只当眼前的女孩是在开玩笑。

     “你快上来吧,水很冷的,长时间泡在这么冷的水里会生病的。”眼前的女孩子很是惹人喜爱,让花颜这个平素冷漠的人也不由心生怜惜。

     “嘻嘻...”皎梦笑得天真烂漫,不但没上岸,反而还故意在水中淌过来淌过去,小巧的玉足踩在溪底的鹅卵石上,清澈的水流在她白皙晶莹的小腿肚边缓缓滑过,炫惑心目。

     “没关系,很舒服呢,不信你也下来试试。”

     望着眼前流金溢彩的女孩,再看看自己着的带补丁的棉衣,瞬间,花颜便用两个世界定义了两人。

     花颜闷声地低下了头,忙着手里清洗衣物,不再去搭理眼前任性的皎梦。

     “喂,花颜姐姐,你家住哪里?帝都的繁华街道就那么几处玩的地方,无聊也无聊死了。”看着花颜洗完衣,端起木盆准备走,皎梦突然开口,一脸的乞怜。

     即使是乞怜的表情,也带着贵族独有的高贵。

     花颜认真地看着女孩儿,耐心地解释,“我住的地方,那里都是跟我一样下等之人,你若是跟我去,你家里人一定不会同意。”

     皎梦眨了眨眼,正欲继续回答,此时马蹄声起,疏林外数匹马正向此驰来。

     她小嘴无奈地叹了口气,苦笑,“不就是出来逛逛么,用得着这么大的阵仗?早知道就偷偷跟在他后面还自由一些。”一边嘴里自言自语一边眼疾手快地穿上鞋袜。

     十名虎背熊腰的青衣大汉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一个白衣华服男子,像旷原上一群剽悍的猎豹向两人扑来,还距得远,花颜已被那气势逼得喘不过气来,脚下不自觉往后退。

     她敏感地察觉到花颜的害怕,安慰道:“别怕,那是来寻我的。”

     话音未落,皎梦已热情地向来人招手。

     当枭霸之气满溢之时,能吸引住人目光的绝对是足与之相抗衡的平和从容。

     眉若刀削,唇若涂丹,若星河般璀璨的眸子微微上扬,平淡中射出令人畏惧的寒光,触目却又勾人心魄,长长的睫毛描绘着诱人的弧度,金冠趁得乌黑秀发熠熠闪光,三千青丝如绸缎般张扬地飞舞在身后,满目风华潋滟于地,雕刻般的五官更显翩若惊鸿。

     花颜几乎看呆,平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恍惚着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