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她果然是最下贱的
    本来她应该是马上离开的,但经过刚才的一番思想上的转变,此时地花颜竟一直抱着镜子照着自己的容颜。

     她还没反应过来,这一切,居然是真的,她居然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把自己的疤痕去掉。

     仔细审视着这张脸,原来她还是蛮漂亮的,这让她有些小小的窃喜,让她重新燃起了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

     她开始幻想以后看到陌生人再也不用低头了,她可以昂头挺胸,让那群人看看她的这张美丽的容颜,她再也不是既下贱又丑陋的乞丐了,她也可以拥有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但是这么发愣,一愣就是一下午。

     太阳的光线逐渐变得微弱,花颜这才意识到耽误了出府的时间。

     她并没有去收拾什么行李,她来时本就一无所有,这一身下人的干净衣裳都是属于王府的。

     桌角的劣质妆粉吸引了花颜的注意。

     出府之后,至少带上这个吧。

     一个疯狂的念头在花颜心中萌芽,或许以后她也可以拥有像平常女子一样的容颜。

     她小心翼翼地把妆底盒揣在了怀中。

     ***

     好巧不巧,就在她再次要出门的时候,遇到了龙幽为首的一群人。

     “这个要饭的怎么还没走,我还以为她中午就走了呢。”乐郡主一脸厌恶地说道。

     “哥哥,孤跟你说...”皎梦攀到龙幽耳边把中午发生的事细说了一遍。

     “语儿,这件事情,父皇最近可是在查奸细。”乐郡主一听龙幽唤自己,立马温柔密语地贴了上去,语气也变得温柔了不少,“殿下,我可是亲耳听到我父王说地。”

     “如此,那便错不了了,语儿,你有心了。”

     听到龙幽夸赞自己,乐蓉语面颊一红,像是盛开的桃花。

     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下花颜,与刚才他见过的那个女孩,完全不似一个人,一个如地上的烂泥,令人恶心,一个如娇嫩的花朵,垂涎欲滴。

     眼前的女孩子拥有精致的五官,美到了极致,如果换做是旁人,或许或多或少地会有些怜惜,可他却是一个从不为美色所动的男子。

     龙幽发现,她一直在小心地护着怀里的什么东西。

     “你藏了什么,王府里的东西岂是你这种人享受得起的,交出来。”他冷冷地说道,无一丝温度。

     “这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花颜越说声音越小,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直接听不到响声。

     龙幽瞥了她一眼就收回眼神,对身边的沈夜道:“拿鞭子给孤。”

     这个要饭的真是不知死活,不管她是不是奸细,敢忤逆他,尤其还是比他弱的人,他是绝对不会轻饶的。

     沈夜腿脚麻利地递上鞭子,怕递鞭子递晚了,惩罚会落到他的身上。

     皎梦看着面前跪着的小乞丐,怎么看起来好呆愣,正啄磨要不要向哥哥求情时,龙幽一鞭子已经从上至下甩了下去。

     “啊…”花颜惨叫,顾不及躲避,她也不敢逃。

     前世她太清楚宗政龙幽的脾气了,若是让他发现她打算逃跑,他会毫不留情地一剑砍死她。

     当此时,花颜只是忙把妆粉盒抓在手里,她以后还要用的,可得好好收着。

     接着又是一鞭子挥下。

     本就单薄的衣衫被鞭子撕裂开来,顿时血迹斑斑,染红了她的后背。

     乐郡主看着血腥的一幕几次三番掩面,皎梦不忍直视,直接转过了身去。

     龙幽却是像上了瘾,不停地抽打下去,没有打算停止的势头。

     花颜不敢闪躲,任凭长长的鞭子子直直地甩落在她身上。

     血红的朝霞染红了天边。

     渗入骨髓的疼痛令花颜无法在跪立,她如小狗般爬服在冰冷的地面上。

     众人屏息,只余下鞭子抽在肉体上的‘嘶嘶’声。

     她能感觉到好几次,那蚀骨的疼痛落在了她的脑门上,震得她听不清声响,本来额头就就在地上被撞过,现在又挨了鞭子的抽打,一瞬间鲜血模糊了她的眼睛。

     汗水早已浸满衣衫,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融化了她的妆容,狰狞的伤疤露了出来。

     血泪纵横的脸颊,远远望去,竟像是从地狱中爬上来的索命女鬼。

     乐蓉语别的事情没有注意到,这条伤疤却是她眼尖地第一个看到,差点跳起来,大叫一声‘鬼啊’,还好被皎梦握住了手,她才马上反应过来,不至于在龙幽面前失态。

     看到眼前的乞丐是个长相这么丑陋的人,她反而有些后悔向龙幽撒谎,还带出这么大的动静。

     即使长长的鞭子沾满了她的鲜血,她疼得惨叫,却完全不求饶。

     皎梦直接看不下去了,实在是心有不忍,婉转地说道,“哥哥,天色不早了,皎梦好饿,我们去吃饭吧。”

     龙幽眼中寒光一闪,纵然是丈二高的铮铮汉子沈夜也被吓到,谁知下一刻就忽然似变了一个人,敛起一身冰冷,重新换上了温和的面孔。

     “哼。”龙幽失了兴趣,将鞭子随手一扔,“下贱的乞丐也配在孤的府上。”

     话毕,领着众人离开。

     沈夜领会主子的意思,立即对王府的侍卫喊道,“把她轰出府去。”

     皎梦带着怜悯的眼神再看一眼花颜,她已是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无人照料估计是活不久了,可是看到哥哥很生气的样子,她也不敢上前去帮她。

     皎梦摇摇头,叹了口气,她只能帮她到这里了,希望她能幸运些活下来吧。

     两个侍卫迅速一人一边推起她的手,往王府外拖去。

     身体的疼痛延到四肢百骸,花颜勉强睁开眼,视线被血迹模糊地不清楚,望着离去的这群衣着华丽的贵族,他们有叹息的、有掉泪的,却没有上前来帮她的。

     花颜想,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是下贱的,下贱得不配活在这个世上,就连最微小的愿望都实现不了。

     头痛得要裂开,她缓缓地闭上了干涩的眼眶。

     妆粉盒最终从她紧捂着的怀中掉落,撒落一地,被行走之人踩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