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 家人来电
    这时手机响起打断了锦绣飘飞的思绪,手机上显示着是妈妈,锦绣心想钱不已经打了过去吗?千万不要出事情。刘锦秀有些颤抖的按了接听,但语气透着轻快道:“妈怎么了。“

     电话那面传来焦急的声音道:“秀啊,我是妈。“

     刘锦秀听出里面的声音有些不对急忙道:“妈,怎么了。“

     电话那头传来抽泣之声,“你二弟志明去参加拳击比赛了。“

     刘锦秀吓了一跳道:“妈,你说什么二弟去参加拳击比赛了,怎么可能,他连站都站不稳还去比赛,赶紧把他找回来。“

     电话那边传来声音“你们三姐弟我又能劝得了谁。他说他要打拳挣钱,给你三弟买电脑,让你安心读书“声音全是无奈。

     刘锦秀心里是着急的,因为拳击这种比赛,对于正常人也是危险的,更何况是患有脑瘫的二弟呢,这不是胡闹吗?可嘴上只能对妈妈道:“您别着急我马上回家。“眼泪不觉落下来,二弟是不知深浅,可是却也是为自己和老三想,心中的痛苦泛起,眼泪滴落下来带着身体的温度和热量落在地上,没一会就成了冰。眼泪掉了几滴。

     刘锦秀的心既有些轻松,心中的痛苦也少了很多,不管怎样弟弟心中还有自己姐姐,这些年也值得了,当然为此付出了太多,太多。

     至少对得起自己的心了,至少可以让自己不后悔了。当然还有失落,但她不已经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有燃烧的希望火花。

     窗外冷风吹过,惊醒了她的思绪,让她清醒了不少,人有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跌入自己为自己编织的思绪里。或许是用往事和记忆编织的牢笼将自己困在其中。

     而阿峰递过来一包纸巾,因为他从未问过锦绣的家庭状况。也从未见锦绣掉眼泪,这几年阿峰看到只有坚强,阿峰自然知道坚强的女生必然有坚持的原因。也不能随便过问,只是看她不知疲倦的奔波感到心疼。

     阿峰还是一身休闲装束。阿峰给刘锦秀的感觉很奇怪,就好像并不完整一样,就好像缺了一角一样。而锦绣给阿峰的感觉就像心缺了一角一样。

     阿峰选择了假装没看见锦绣落泪,有的时候距离是最好的尊重。

     锦绣对阿峰说:“阿峰送我去火车站吧。“

     阿峰说:“跟着我走吧,我早有安排。你放心不管什么事,我会帮你。“

     锦绣想说这不是你能帮的了的,真实情况你若不被吓跑了,就算你我没有白相处的可是我已经吓走过一个难道还要把你吓走。

     锦绣只好说:“你傻瓜,你不明白。“

     阿峰笑嘻嘻说:“地瓜,南瓜好歹可以吃。傻瓜可以吃吗?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刘锦秀说:“好“刘锦秀当然知道阿峰已经看出自己并不开心,想要开解自己。当然要配合。估计今天太晚了估计也是没办法回家

     阿峰开始讲:“古代有个官差押送一个犯人去监狱,忽然差官的帽子被风吹掉了。犯人想要讨好官差,于是说我去捡吧。你猜怎么着。差官说你以为我蠢吗,你站在着,我去捡…..”

     刘锦秀乐的弯了腰。也许让她开心的不仅是这个笑话。不知是开心是难过眼泪也是落下。

     刘锦秀说:“好了,不要闹了。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刘锦秀变得有些严肃,看着阿峰。

     阿峰还是面带微笑着说:“什么问题,你可是个好学生,你不知道我更不知道。”

     刘锦秀想了想问:“人可以改变命运吗?”

     阿峰的笑意一点点散去,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了。思索好长时间,久得让刘锦秀以为他不会开口了。阿峰突然说:“你心中其实有答案,又何必问我吗?

     我觉得人生有些东西无法选择,就像做梦一样,一旦闭上眼睛,梦到的是好梦是噩梦就无从知晓了。人也一样出身、身份、经历、性别,还有已经过去的岁月。是无法改变的。但你未来要走的路是可以决定的,比如说人生方向。又亦如在梦中你无法决定梦境的好坏,但是所梦的东西一定是心中真实想法演化而来的,我们可以改变命运可以改变的部分。比如我总觉得自己好像缺少了一部分似的。我说的你又能明白吗?“

     刘锦秀只是随口问问,并没真的想从阿峰哪里得到答案,她没想到这番有见地的话是阿峰说出来的,是那个自己以为无忧无虑的阿峰说出来的,亦或许自己所认识的阿峰或许冰山一角。刘锦秀仔细思索阿峰的话,好像似乎有点明白了。而阿峰了解的自己虽然不是假的

     刘锦秀点点头,用不可思议的说:“你说的话真是太有哲理了,真是不敢相信是你说出来的。所谓的想改变命运不过是人们对未来生活的向往,对真善美的追求,以及对现状的不甘心,其实你何须烦恼,像我一样,能改变时便该,不能改变就适应。”

     阿峰说:“什么意思。”

     锦绣坚强说:“意思就是不能改变的就去适应,必须改变的就去争取。”

     司机听到两人的话说:“小小年纪,只要想改变没什么改变不了的,你们两个听说了没有谋生,我孩子在外省读书,听他说当地举办的拳击比赛进入决赛的居然是个残疾人,让人想不到。可见这时间是有奇迹的“

     刘锦秀突然有些激动说:“你说的是真的,这人是哪里的人,是不是个子很高,有些瘦小,目光坚定的。一个男孩。“锦绣心想莫非是弟弟。

     司机不无感慨的说:“我也是听我儿子说的,我儿子已经成为这人粉丝,我要感谢这个孩子,我儿子上高中时非常努力,所以大学还不错,可是进入大学以后却放松了自己,只是及格就行,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我总觉得进入一个好大学,只是打开一扇门,至于能不能找到好工作在于你学了多少,可我儿子就是不听,说什么大学不玩,以后就没时间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理论,要知道我一个出租车司机供他上学很不容易,好在儿子就是受到这小伙子的鼓舞。那个小伙子好像姓刘。“

     锦绣仿佛看见二弟志明那双坚毅的眼睛,他做到了,刘锦秀耳边响起弟弟曾经的话:“我若能站在拳击赛场上,姐姐能来给我加油吗?弟弟长大了吗?“

     这时刘锦秀的手机又一次的响起了,这一次竟然自己高中时期最好的女伴杨云罗,只是因为自身原因高中没有读完就去了外地,因为刘锦秀现是在读书,后来在工作,云罗也去上海打工。算起来她们只是通过电话,因为刘锦秀很少回家,算起来她们已经五年没有真正见过面了。

     刘锦秀拿起电话心情有些激动想要知道远方朋友的消息,说:“云罗你怎么样了?”声音充满了关心和愉快。

     而电话那端许久没有没有声音传来。

     刘锦秀的的声音由愉快变成焦急:“云罗怎么样了。”

     可是云罗却挂断了电话。刘锦秀刘锦秀拨打回去,可是却没人接听,最后干脆关机了。

     刘锦秀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心里有一股莫名的心慌,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阿峰见刘锦秀神色不对轻声问:“怎么了?“

     刘锦秀说:“我好朋友给我打电话可是又什么也没说。真是让人着急,她一个人在上海飘不容易。“

     阿峰说:“你先不要着急可能是手机没电了,也可能是临时有事情。“

     刘锦秀半信半疑,于是问阿峰:“你觉得什么给朋友打电话,却一句话也不想说。你觉得是为什么?”

     阿峰安慰说:“说不定什么事也没有,不要想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