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9 倔强男孩
    刘锦秀这才擦干了眼泪,站了起来,就像一个胜利者接受战败者的投降。

     秦伟梳理好了情绪,向老师鞠了一躬说:“老师我可以道歉,不是因为我错了,是因为您是老师,我是学生。“秦伟的声音与平时说话不同,极其轻柔,干脆而爽朗。面带着似水波荡漾一样的微笑。只是微笑中却带着泪珠,大概男人的梨花带雨就是这样的。

     秦伟转身向刘锦秀说:“对不起。“然后回到座位上准备上课。

     王老师看的莫名的辛酸,心想老师的责任不仅是教学生道理,更要关心学生的心里变化,尤其是小学生,可能会影响孩子的一生。

     王老师看着小小年纪的秦伟,和他眼中流露出的沧桑。面带微笑温和的说了一句:“好小子,有性格,不过老师告诉你,女孩子需要哄。因为你是男子汉,知道吗。”然后带着笑意走了。

     吕凯见老师走了,就对秦伟说:“没事吧,别伤心了,你不是不甘心平凡吗?你不是说过你不相信眼泪吗?“这显然不是孩子能想到的话,但显然对秦伟很管用。立刻又若无其事的站起提来。

     平静的看着刘锦秀说:“城里长大的你,不会明白的,妈妈说过她不知道天上是否真的有神佛,但妈妈希望它是真实存在的,那是因为苦难如果一时间无法解决,虚无的神总能带给我们真实的希望。

     刘锦秀当时没有明白秦伟的话,当然她相信秦伟也不是完全明白。长大以后才明白也许并不能拯救我们的苦难,但是也许能给我们坚持下去的勇气。

     相宜对刘锦秀说:“还是算了吧。“相宜还没有刘锦秀这样的生气呢,但也差不多了

     刘锦秀虽然不甘心但也回到了座位上,本来这件事到此也该结束了。

     在放学的时候,刘锦秀收到了秦伟一张纸条,刘锦秀看着上面的字,娟秀而小巧,上面写着:“那声对不起,不代表我错了,也不代表我想你低头。其实你当我是个旅途经过人,我当你是一个路过的人互不干扰不好吗?”

     刘锦秀把纸条撕了个粉碎,然后一个奔跑到家,风迎着泪,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因为那样一个男孩,那样的一件事,勾起了刘锦秀心里的哭,刘锦秀要到家的时候擦干眼泪。抬头看着天空,看看眼泪是不是能流回去,确实好多了,可是却顺着鼻腔流回心底,心中泛着眼泪的酸涩和苦楚。

     跟在后面的相宜从来没见过刘锦秀这样,也不知该如何劝慰。相宜虽然知道刘锦秀心里的苦,可是刘锦秀从未表现出来,今天是怎么了。她追上刘锦秀说:“好了,别难过了,欺负女生的男生都不是好人,你何必为了秦伟生气,况且同样是新来的,你看吕凯都能和大家打成一片,据说这两人还是同一个地方呢,差别太大了。“

     刘锦秀说:”这个秦伟实在是太可气了,你说他怎么那么气人,就说我一不小心打扰到他了,他还是个男生,一点都不知道让着女生。“

     相宜说:“我爸常对我说如果一个讨厌的人让你很生气,那么你每和别人重复一遍,就等于又被他气了一会,再说如果狗咬了你一口,你总不能也咬狗一口吧。”

     刘锦秀听着听着就被逗笑了,“我才不呢。以牙还牙是报复的最低层次。”虽然刘锦秀是笑着说的这句话,但狠的牙根直痒痒。

     “那高层次是什么。”相宜问。

     “那就是在敌人最擅长骄傲的地方战胜敌人。”刘锦秀说到这里终于破涕为笑了。“

     刘锦秀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如此讨厌那个秦伟,也许是他不理不睬激怒了自己,也许是他有些倨傲的神情,也许是他冷傲孤僻,也是不明白。

     晚上的时候,刘锦秀抱着自己攒了好久的钱才买的简装本的《神雕侠侣》,看了几页就看不下去了,心中还是觉得很气愤,又想起秦伟纸条里的话,什么叫我干扰到你,什么又叫对不起不代表你错了。“可恶,真是可恶。“刘锦秀忍不住嚷了起来。接着放下书,去把饭菜做好,可是母亲还没回来。看来想和母亲痛斥那个坏蛋的行为也不行了,于是吃了点饭,然后把剩下的饭菜保存在锅里,免得母亲回来饭菜都已经变凉了,然后又看了几页语文课本,便躺在床上昏昏睡去了,就连母亲是什么时候都不知道。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昨天的作业写完了吗?”杨翠华对刘锦秀习惯的问,其实杨翠华心里知道刘锦秀应该已经完成了,可是总觉得问一遍更放心。

     刘锦秀点点头,刘锦秀既聪明又勤奋所以作业基本上在学校就写完了。

     杨翠华说:“以后在睡前不要看武侠小说,就连梦里都睡不安稳。连梦话里都是什么”坏蛋,不要欺负人,我要会武功先教训你。怎么搞的,睡觉都不安稳。“

     刘锦秀神色大窘:“没事的,妈妈。我下次注意。“刘锦秀心想一定是梦见讨厌鬼了。这个讨厌的秦伟,真是睡觉都不让人消停。

     然后刘锦秀就匆匆上学了。到了学校,却发现相宜在和吕凯也在谈论那个讨厌鬼。

     相宜说:“秦伟真是和你住在同一地方的人吗?一点不像个男生,把我的小姐妹气成什么样了。”

     “秦伟是个不错的人,昨天的事情也不算什么大事。你何必计较呢。”吕凯争辩道。

     “算了,我也懒得提起他。”相宜急忙不再提了,因为她看见了刘锦秀,生怕自己一眼不慎再引发世界大战,就不妙了。

     刘锦秀无意间瞥向秦伟时,发现秦伟的头发有些乱,眼圈有些发黑。但仍然认真的看着书。骨子里散发着一种固执,倔强和坚强。

     刘锦秀在开始注意了秦伟后才发现,数学老师夸他是个孩子,语文老师说他作文写的不错,英文老师说他是个懂得努力的孩子。就连班里的很多同学,都在流传着秦伟的作业。倒也不是都想抄作业有人要对照一下,有人要看一下解题思路。只要不打扰秦伟学习的要求秦伟都答应。

     就连杨云罗也会向秦伟请教问题,秦伟的话很少,但说起学习有关的事情就滔滔不绝,而秦伟也想云罗学习英语。

     从那以后刘锦秀无视秦伟,秦伟也把刘锦秀当成空气。但刘锦秀却发现自己说是无视秦伟,但这个人好像一下充斥了自己的世界。但人最大本领就是适应,刘锦秀开始适应这种感觉,适应秦伟。虽然两人都未必把这件事忘了,但也相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