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林宏的教唆
     那中年男子听到蓝梦儿的怒斥,却是儒雅浅笑。

     “蓝梦儿姑娘,今天能出席这里的也不是普通人了。要申请一场自由搏击的拳赛,还不简单?”

     那中年人扫向蓝梦儿,看着对方干净的警服和美丽却不失英气的脸,心中莫名有几分遐想。

     若是能将这朵冰冷的警花压在身下。

     揉拧着对方,看着对方脸上不一样的表情,那快感可不是普通女人可比的。

     不过他想归想,蓝梦儿的背景惊人,比他也差不了多少。

     他也只是短暂臆想后收回心思,朝蓝梦儿继续说道:“你的任务,刚才我们也听得清楚了。”

     “既然你要代表官方和我们达康集团进行沟通联系,那我们正好也需要选出一个代表来负责这事。”

     “这次的拳赛,便请你向上级通报申请一下吧?”

     中年男子索性将这个事情推给了蓝梦儿。

     蓝梦儿脸色冰冷。

     她想了一会儿,冷哼一声拍案而起:“这次我就给你们一个特例,可日后一切必须在规矩之下进行。”

     “别以为你们达康集团弄出一个什么试剂来,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挑战规则了!”

     蓝梦儿说完这话,便转身离去了。

     临走前,她还深深地看着楚枫一眼。

     她已经从苏达康的口中得知,早上那场出了7条人命的事件,就是眼前这年轻人搞出来的。

     虽然人不是楚枫杀死的,可这里头违规的事情就太多了。

     她算是明白,为什么楚枫知道自己要来达康集团。

     恐怕对方是早早就猜出来,那个时间出现在那个位置的警察,也只能是处理那趟案子的警官了吧。

     楚枫目送对方离开了董事会议,心中却没有因为对方的态度有丝毫不爽。

     守规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楚枫也喜欢守规则。

     只是往往因为对手的不守规则,逼得他也要破坏规则而已,楚枫只能表示很无辜。

     蓝梦儿离开后,董事会继续进行,但内容也没什么特别。

     苏达康让楚枫出席这个会议,主要也是旁听而已。

     他们几个大佬早就已经相互试探过,把拳赛的核心内容商定好了。

     拳赛的地点是宜城富林夜总会的一个地下拳场。

     这个地方可谓是宜城最大的拳赛竞技场了,是拿有牌照的体育会场。

     只是半夜里这个拳场到底是打黑拳还是用来竞技,那就得问富林夜总会的老板才知道了。

     而难就难在,富林夜总会的老板,是宜城地下世界六大王者之一,黑白两道都没有管得住他的人。

     “我不是已经去当一个业务主管了么,这都堵不上他们的嘴?”

     会议结束后,楚枫来到了苏达康的办公室。

     他压根没啥心思去打什么拳赛,吊儿郎当地说道。

     苏达康也是一脸尴尬,只是他此时也只能依仗楚枫了。

     所以他温声细语地解释道:“虽然你去当一个业务主管了,可董事会的人也不是傻子。”

     “他们自然明白你是挂着一个闲置,在暗地里,却是操控着达康集团的安保状况。”

     “昨天你让四楼医研部的警卫更换安保系统,这事可瞒不住这些董事会成员。”

     楚枫不置可否。

     他打量了苏达康一眼,吐槽道:“你这个董事长当的也是够窝囊的,这些人你一个都管不住?”

     苏达康被戳到痛处,尴尬一笑,继续解释:“楚枫贤婿。你要知道,当年达康集团也是从一个小药企做起来的。”

     “在这个过程里,自然需要资本的力量帮忙。”

     “如今看来,这些资本的参入,搞得集团的架构很复杂。可当年我可是求爷爷告奶奶,才拉回来的投资。”

     道理楚枫自然是懂的,只是如今搞到他头上,就比较让人烦躁了。

     “好吧,你处理好细节,到时候拳赛我露个面就是了。”

     “真搞不懂这群人,年纪都这么大,还相信一场拳赛可以决定一切?”

     “我赢了,他们真的就不插手了?我输了,你苏达康就把女儿的性命交到他们手上了?”

     楚枫嗤之以鼻,他也懒得和苏达康扯淡。

     既然那些古武家族的人想把脸抽过来挨打,他伸伸手就是了。

     想到这里,楚枫便准备起身回业务部,继续泡他的妹子去。

     ……

     另一头,张浩锋被张明赶出达康集团后。

     转头便收到他这个不知道是叔还是爹的20万零花钱。

     他拉上三五猪朋狗友,便找了一个酒吧喝酒去。

     这大中午的酒吧没什么人,更没有妞,他们四五个人便在那里喝酒打屁。

     “张少,大白天约我们喝酒,你不用上班了?”

     一个穿着牛仔裤背心,头发染成屎黄色的飞机头青年问道。

     “别他妈提了!我被炒了。”张浩锋郁闷地说道。

     那几个非主流青年连忙围了上来,问道:“不会吧?你叔不是总经理么,谁敢动你?”

     张浩锋闷了一口啤酒,叫骂道:“公司新来了一个狗逼,抢了我主管的位置不说。我叔在办公室高女人,还被他抓到了。”

     “我那叔叔为了自保,也只能把我给卖了。别提了,晦气!”

     张浩锋示意众人举杯喝酒,打算一醉解千愁。

     有一人安慰道:“不干就不干了呗,你现在不是一样好吃好喝的。”

     张浩锋摇了摇头,说道:“那工作丢了是小事,你不知道。我那组里面有个大美女,叫陈佳琴。”

     “啧啧,那身材皮肤就不说了,单单那张脸我就都撸出血来。”

     张浩锋有些遗憾地说着:“本来我都快追到手了,现在被炒掉,那陈佳琴肯定要落入那狗逼的手中。”

     “陈佳琴?是不是华南五大那个校花?”一个小混混听到这个名字,顿时眼前一亮。

     张浩锋愣了愣,问道:“怎么,你认识?”

     “认识倒不认识,不过华南五大校花陈佳琴可是出了名的水灵。”

     那小混混脸上露出一丝邪欲,显然平日里没少YY。

     一个年纪稍大的家伙听到张浩锋和这小混混的话,脸上露出不屑来。

     他好为人师地说道:“有你们说得这么玄乎么?这世界上的女人就只有两种,可以上和不能上的。”

     “嘿嘿,林宏哥可是老司机了,带带我们这群小弟呗?”

     张浩锋看向说话那人,毕恭毕敬地送上一支烟说道。

     他们这一伙五个人,其中三个是无业游民。吹牛天下无敌,可并没什么真本事。

     张浩锋则是靠着张明这个‘叔叔’,算是比较有钱的一员。

     剩下一个林宏,却是真正在道上混的人。

     曾经坐过一年多的牢,现在出来,跟着某个大哥混饭吃。

     林宏这样的人搭上张浩锋,无非就是想骗对方的钱吃吃喝喝。

     此时他见张浩锋已经上钩了,便从怀里取出了一包药粉。

     “春药知道吧,这玩意你倒饮料里,给你那个妹子喝下去。我保证你一晚都在水润里度过。”

     林宏眼中露出猥琐的光芒来,张浩锋和那几个无业游民都是眼前一亮。

     张浩锋接过那包春药,心里痒痒的就想实践,可又有些犹豫。

     “林宏哥,这算不算是迷X啊,不会坐牢吧。”

     “屁大点事,你不是说你追了对方很久了么,这生米煮成熟饭后,更容易泡到手。”

     那林宏怂恿道:“再说了,你这要钱有钱,脸也不差。上了床之后,还没信心拿下对方?”

     张浩锋被林宏劈头盖脸数落一番,便有恼羞成怒了。

     他想了想陈佳琴那绝美的容貌和身段,脑子一热便拍着桌子说道:“奶奶的,说得对!老子怂啥?”

     “林宏哥,这玩意怎么操作,你再教教我?”

     “教你简单,我还能帮你大忙,不过这……”林宏搓了搓手指头,分明就是要钱了。

     那张浩锋的钱反正是张明给的,花起来那是一点不心疼。

     他拿出手机,就给林宏转了5万过去。

     他转完钱后,还不忘补充了一句:“林宏哥,只要你帮我这一次,我事后再给你10万!”

     林宏一听到总额15万的数字,眼睛都大了一圈。

     他一拍大腿起身道:“走,事不宜迟,还拖什么。你们知道那陈佳琴在哪么,上着班?”

     ……

     此时,陈佳琴正陪着她母亲看病。

     自从父亲出轨离开之后,陈佳琴的母亲便带着她来带了宜城。

     身在一线城市,只要肯卖力,生活总还是过得下去的。

     这种生活不太容易,租房供女儿读书。

     陈佳琴高考也因为疲倦睡了半场彻底失利,现在临近毕业好歹也算熬出头来了。

     只是陈佳琴的母亲却没什么好运气,她熬了大半辈子,竟然熬出了肾病来。

     本只是一个小小的肾结石,不舍得两万块钱的治疗费。

     拖着拖着,硬是拖成肾衰竭。

     昨天夜里,陈佳琴的母亲就吐了一夜,根本无法入睡。

     所以今天陈佳琴才带着母亲来医院做透析。

     她刚才拿到了医院的报告,说母亲的肾功能已经彻底丧失了。

     未来必须每周进行2~3次的血液透析,来维持生命。

     不然血液中废物无法排除,尿毒症爆发,很容易就会发展成全身性的器官衰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