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她的过去
     【程明晋一直跟在一瘸一拐的童菲身后,几次他想上去扶她都被她拒绝了,他看得出她并不是故意拒绝的,而是下意识的拒绝别人的碰触,她的目光没有焦距,只是在朝着目的地走。

     那颗钻到底是谁送的?竟然让她如此失魂落魄?】

     到了晚上,童菲偷偷摸摸敲开殷正的房门,他一开门她就嬉皮笑脸的拉住他的胳膊,“大胡子,我求你个事儿,你一定得答应我。”

     殷正要扒开她拉着自己胳膊的手却无论怎么都拉不开,气的吹胡子瞪眼,“自重!自重!赶紧放开!”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放开。”童菲干脆耍赖。

     殷正无奈,“先说什么事?”

     “还是中午我给你说的,你得给那助理说一个月,不,是至少一个月。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这次你一定得帮我,我回去会死的,求求你了,求求你了。”说着她收回自己的手双手合十期待的看着他。

     殷正见她这么认真,为难起来,“先前他给我打电话,我已经说过了一周。”

     “什么!”童菲大吼一声,吓得殷正往后退了一步,“你现在再打电话过去告诉他你说错了。”

     殷正为难,“这种一说就穿的谎话,何必呢。”

     “怎么没必要了,我不想回去!我不想见他!不行,你一定得帮我,无论如何我都不走。”她是赖上殷正了,此刻除了他没人能帮自己了。

     啊切!

     咳嗽声?童菲愣了下,房间里竟然还有其他人,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殷正,目光变得暧昧,看不出来老头子还有一手嘛!

     殷正羞红了脸,狠狠拍了下她的头,“想什么呢,你几个师弟师妹都在这里呢。”

     果然,几张新面孔已经站起来出现在了她的视线范围,童菲先是惊愕,然后是不好意思,看着眼前几张因为偷听了别人讲话而不知所措的面孔,她眼角抽筋,天呐,她刚才都说了什么?

     “那个……我就当你答应了,你们在说戏吧?继续继续,我先走了,拜拜。”说完她迫不及待的夺门而出。

     靠,丢死个人啊!

     回了自己房间,她来回踱步,她刚才说的那些话被那么多人听到,不知道又会想到哪里去。

     恰在此时,她的电话响起来,又是陌生号码,她直接挂断。

     那号码不着不休的再次跳动起来,她不耐的接起来,“谁?”

     那边没人说话。

     童菲皱眉,“你找谁?”

     依旧是沉默。

     “不说我就挂了。”

     那边终于有了呼吸声,童菲仔细听,“说话?”

     又等了十秒钟,那边依旧没人说话,她直接挂了电话。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连续三天,这个号码都有打进来,却一句话都不说,只她一个人唱独角戏,她干脆设了号码黑名单,那个号码才不再打来。

     而殷正也说到做到,这几天一直在赶她的戏,白天黑夜的不停歇,看来他是宁愿得罪她,也不肯得罪程明晋了。

     童菲作为一个演员,自然不能不配合他,几天下来,累得半死,殷正虽然为人和善,但是工作起来绝对不含糊,又答应了程明晋,甚至半夜两三点能把她拽起来补戏。

     刚来这里的第一周,周孜轩没事还能带她去市里玩一玩,这周她除了拍戏几乎就是倒头就睡,除了殷正,谁也喊不醒她。

     忙碌间,一周已经又过去。

     最后一场戏是和周孜轩的对手戏,他作为男主角在戏中一直伤害女主角,到了高潮处,作为闺蜜的童菲终于忍不住出手打了周孜轩一巴掌,然后连哭带笑训斥了周孜轩一大通,这场戏过的很顺利,童菲基本上算是尘埃落定,可以滚蛋了。

     拍完之后她一直围在殷正身边看效果,周围还有其他几个人,童菲拉着殷正问:“有没有哪里拍的不好?要不要重新拍?我觉得最后一场戏感觉不是很好,要不再来一遍?”

     周孜轩无语的看她,“拜托,你刚才下手很重好不好?”

     “哪里有很重,我有借位的,只轻轻打了你一下,你表情都不到位,明天再来一遍吧大胡子?”她可怜兮兮的看着殷正。

     殷正表情严肃的看了半天拍出来的效果,然后笑眯眯的拍拍她的头,“拍的很好嘛,你可以收拾下行李走人了。”

     “可是不是说还要去外省拍场景吗?”

     “那没你的戏份,你别想多了。”

     “童姐,”跑龙套的小弟跑过来递上一个盒子,“你的快递。”

     童菲接过来,粉色包装盒?是谁知道她喜欢粉色?见众人都在好奇的盯着她手里的东西,她大大方方的拆开,还一边调侃大家:“这么小个盒子装的肯定不是吃的,你们别用这种眼光看撒。”

     把胶带撕干净,她含笑打开,只看了一眼,浑身血液就开始逆流,面上血色褪去,迅速合上盖子,跑上前两步去追刚才跑龙套的小弟,不由分说的抓住他的胳膊,“这东西谁送来的?”

     “我也是在门口碰到的,他拿给我就走了。”

     “他什么特征?穿什么衣服什么发型?”她有些急了。

     “黑色衣服,带着帽子,才刚走不远,童姐?”他还没说完,童菲已经抛开了。

     后面几个人还在议论,周孜轩已经跟了出去。

     “那个钻石是红色的!”

     “红色的钻石不就是说是血钻吗?天呐,谁出手这么大方,听说两克拉的血钻就可以卖四千多万美金,刚才那个钻石不小吧?”

     “可是不是听说全世界血钻才总共没发现几枚吗?”

     “应该不是假的吧?”

     连殷正都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那钻石……应该不是程明晋送的,他没有告诉童菲的是,昨天他打电话给程明晋说今天她的戏份能拍完,然后程明晋说今天要来接她。

     他本想给她惊喜的,但是此刻看来……

     追出去的童菲只看到一个骑了电动车的带着帽子的男子呼啸而过,她不顾自己穿着高跟鞋跑着跟上去,一边跑一边喊,“停一停,停一停。”

     那人骑的太快,根本没听到,童菲尽力去跑,一边跑脑海中一边闪过那一年她和史泽宇一起经过珠宝店门口的情景,当时他非要拉着她进去看,她不愿意,生气说:“假如我们结婚的话,你就要送我这些恶俗的东西吗?”

     “恶俗?女人不都喜欢钻石吗?”史泽宇不解的看着她。

     “所有人都带钻石,这还不恶俗?”童菲白他一眼。

     史泽宇挠挠头,忽然眼睛一亮,“我知道有一种钻石极为珍贵,是红色的,叫血钻,到时候我们结婚我一定送你血钻。”

     “怎么可能,现在全世界才发现了那么几枚而已,你不要异想天开好不好?”

     “只要用心找,就一定能找到。”

     “那你找不到我就可以不嫁给你了?”

     当时她一句玩笑话,可是谁知一语成谶,两人竟是那样的结果。

     耳边有风,记忆就像那鲜红的血钻,伴着史泽宇的鲜血在她胸口狠狠划开一个口子,鲜血散开,怎么也愈合不了。

     那个人的背影越来越远,她只觉身体往前倾斜,然后便重重摔在了地上,脚踝传来剧烈的疼痛,她手里紧紧抓着那个盒子,挣扎着要爬起来,一双大手将她扶起来,童菲却毫无知觉,只失魂落魄的看着那骑车人的背影,仿佛那才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贰菲,你没事吧?”周孜轩赶过来,他一直跟在她身后看着她穿着高跟鞋急速的飞奔,竟然连他都赶不上,可见那个人对她有多重要,再看看一边沉着脸的程明晋,他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

     童菲收回目光,这才发现程明晋竟然也在,喃喃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程明晋想要接过她手中的盒子,可是手才伸出去,童菲就把盒子背到了自己身后,他的眉心陡然皱起来,“走吧,回去收拾东西。”

     童菲还没有从刚才的情绪中走出来,只失魂落魄道:“导演说还要去外地拍呢,你回去吧。”

     周孜轩看着两个人的互动,童菲明显不想搭理程明晋,可是程明晋又岂是会妥协的人,两个人看似风平浪静,其实已经剑拔弩张。

     “导演说你的戏份已经完了,去外地拍也没你的戏份了。”程明晋直接揭穿她的谎言。

     “他说了给我加戏的。”童菲是铁了心不肯跟他走了。

     程明晋面沉如水,冷笑一声,“是吗?不如把导演喊过来问一问?”不远处,已经有一群人往这边走过来,这个基地很大,刚才他们只是在其中一个院子里拍,外面的路比马路还宽,所以几个人站在这里甚是扎眼。

     童菲干脆实话实说,“我不想跟你回去。”

     “为什么?”程明晋忍着怒气道。

     “我不想看到你。”不知她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这么对程明晋说,可是今天血钻的事情对她打击太大,此刻她实在没有心劲去敷衍程明晋。

     程明晋沉默着不说话,只冷冷盯着她,童菲也不甘示弱的盯回去,不过以前她是为了赢,现在眸中淡漠如水,多了一些不明的情绪,让程明晋暗暗心惊。

     阿ben从人群里出来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沉默,“贰菲,你这是怎么了?跑那么快干嘛?听说刚才你收了一颗血钻?”他眼中和众人一样闪着兴奋的光芒,毕竟这种东西不是说谁想见就能见的。

     程明晋眸光闪了闪,和众人一样,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也觉意外,那样的东西,即使有钱也买不到,是谁?竟然可以随意送出这样的东西?一股不明情绪在心中酝酿,翻江倒海,想要将眼前的人吞没。

     唐欣怡也自阿ben身后走出来,竟然拦上了程明晋的手臂,“是啊师姐,是谁送的?”

     童菲的目光甚至没有落在她挽着程明晋的手臂上,而是落在了阿ben脸上,阿ben显然也没有料到唐欣怡会那么做,一时尴尬。

     殷正看这情形不对,出来打圆场,“贰菲啊,快回去收拾东西吧。”

     童菲淡漠的点点头,越过众人往酒店的方向走,程明晋的拳头握了握,以前她看到他和姜琳在一起,至少还会生气,可是此刻竟然全无感觉,迈开步伐就要去追童菲,却被唐欣怡拉住,“你不陪我去剧组吗?”

     程明晋冷冷看她一眼,伸手拂开她的手,冷声道:“唐小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今天我是和阿ben一起来接菲菲的,只是顺便带你来片场而已。”

     唐欣怡在众人的注视下一阵尴尬,而他竟然喊童菲为菲菲,可见两人关系不一般。但是众人都在看着,她不信他竟然这么不给她面子。

     程明晋低声不耐道:“松手!”

     唐欣怡几乎是反射性的松开他的胳膊,下一刻他已经走远,阿ben走上来骂道:“你怎么回事?也不看看那是谁?以后你离他和史泽鑫都远一些,不要招惹菲菲的人!”

     唐欣怡呶呶嘴角,想要反驳,看着阿ben严厉的样子终究没有说出什么来,毕竟她以后还要靠阿ben红,现在不是得罪他的时候,眸中却闪过不服气的阴狠的光芒。

     阿ben叹一口气,“新接的电影还要一段时间才开机,这次你先演个小丫头历练一下,你本来是要和剧组一起来的,坐程总的车来已经破例了,总之你以后不要再招惹他了,现在我送你去剧组。”

     殷正看看唐欣怡再看看阿ben,大约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随即看着唐欣怡的目光带了些不屑,招呼大家继续回去赶工。

     而周孜轩一直看着众人走远,还直直站在那里,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童菲和程明晋之间的确出问题了,那样的话,他有可能会有机会吗?

     程明晋一直跟在一瘸一拐的童菲身后,几次他想上去扶她都被她拒绝了,他看得出她并不是故意拒绝的,而是下意识的拒绝别人的碰触,她的目光没有焦距,只是在朝着目的地走。

     那颗钻到底是谁送的?竟然让她如此失魂落魄?

     到了酒店房间门口,童菲打开门,没有拒绝程明晋跟进来,而是四下里翻东西,里里外外找了一大通,沙发垫子都被她掀了起来。

     程明晋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找什么?”

     “电话。”童菲的回答看起来正常,程明晋却敏锐的察觉到她现在情绪根本就不稳定,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就在桌子上。”他淡淡开口。她已经里里外外翻了几遍,也曾多次在桌子上翻找,平时那么容易就看到的东西,此刻她偏偏看不到。

     童菲的动作僵了一下,然后迅速去看桌子,走过去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翻出前几天被自己设进黑名单的号码,然后解除黑名单打出去。

     打一次,没人接。

     两次,依然没人接。

     程明晋看着她这样打了足足十分钟,那边才有人接起来,似乎是个女人,童菲问:“你是谁?”

     “你又是谁?”房间里很安静,程明晋站的不远,电话里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他耳中。

     “前两天你打我的电话。”童菲脸上的失望显而易见,听到对方是个女人一时间支撑着她的信念轰然倒塌,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可能是打错了。”

     这次童菲沉默了许久才开口,声音里带了疲惫和失望,“对不起,可能是我打错了。”

     “好的,再见。”

     那边很快挂了电话,童菲颓废的坐在椅子上,程明晋看了她半响,去收拾她的行李,等到收拾好的时候看到她依然在那里呆坐着,他忍不住走过去问她,“你手里的东西要收进行李箱吗?”

     童菲看看手里的盒子,再看看程明晋,垂下头道:“我说了我不走。”

     “我既然来接你,你以为我会空着手回去吗?”程明晋急速走到她身边就要抽去她手中的盒子,童菲却像触电一般站起来把东西背到身后。

     “把东西拿给我,或者跟我走,二选一。”程明晋并不强迫她,他没有忘记她来剧组之前是多么紧张的躲着他,还有那一晚在书房里她的害怕。

     童菲咬着下唇想了半天,问他,“你一定要逼我吗?”

     “菲菲,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可以做这道选择题,我不想用强的,所以你最好乖一点。”

     童菲紧紧盯着他,然后一字一顿清晰道:“程明晋,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讨厌你。”

     程明晋黑眸紧缩,握紧的拳头“啪啪”的响,冷笑一声,“讨厌吗?想离开我吗?告诉你,不可能!”说完扯过她拾起地上的行李就往外走。

     他的步速很快,童菲又穿着高跟鞋,几次踉跄的摔到他身上,他却如没感觉到一般,期间有碰到几个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两人,却不敢上前阻止。

     走出酒店,穿过几条空旷的路,又回到剧组拍摄场地,才看到车,程明晋在片场众人的注目下毫不温柔的将童菲塞进车里自己又坐进驾驶座呼啸而去。

     众人都看呆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纷纷猜测他们的关系,再议论一番程明晋和姜琳的婚期,阿ben听着那些越来越难听的话,正想上去反驳,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程总!我还没上车!”他把唐欣怡安排好之后又回这里就是在等车啊!现在是什么情况……!而且,程明晋怎么对贰菲那么粗鲁!

     一路回去近三个小时,两人都没说一句话,童菲一直双目无神的看着窗外,到了最后直接沉沉睡去。

     车开到老宅,程明晋并未立即下车,而是看着童菲疲惫的睡颜,再看看她即便睡着也紧紧握着那盒子的手,伸出手去轻轻将她手中的盒子抽出来,拆开。

     拿出那钻石在手中把玩着,如血一般的鲜艳,亮丽,这样的东西,美的不可方物,全世界都成了它的陪衬,纵使它还未被加工过,已经如此夺人眼球,可是这东西岂是一般人能够得到的,甚至是他,一直在寻找,却从未得手。他从未给她买过戒指,不过是为了想要送她世界上最好的,可是有人已经先他一步将钻石送出。

     钻石代表着纯洁、永恒、坚贞的爱情。

     送出之人,必定是爱极。

     而童菲的感情史极其简单,就只有史家兄弟和罗力扬,史泽鑫和罗力扬可以排除在外,而史泽宇,早已死了,那么这个东西,到底是谁送的?竟然让她情绪波动这么大?

     目光不经意撇到童菲蜷缩起来的膝盖,眉心皱起来,握起手中的钻石下车,小心翼翼的把童菲抱起来,管家已经在不远处等,程明晋抱着童菲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淡淡说了一句:“拿药箱来。”

     到了卧室,把童菲放妥当,转身去拿管家手中的药箱,回身就要脱童菲的衣服,手定在那里,转头不悦道:“出去。”

     管家一愣,快速退出去,“是。”

     程明晋垫高童菲的腰解开她的裤子,正要脱她的衣服,手忽然被人抓住,童菲那略带怒意的声音响起:“你干什么?”

     程明晋的手僵在了那里,冷笑一声,摊开手心的钻石,抬头邪魅的看着她:“你说呢。”

     童菲伸手就要去抢,却被程明晋轻松的躲过去,勾起嘴角冷笑着看她:“还是二选一,你选。”

     童菲已经从钻石的风波中走出来,思维也回到了正常渠道,看到程明晋这么逼她,又忆起在她离开之前他拿史泽鑫逼她的事情,还有在床第间的残暴,生气道:“一颗钻石而已,喜欢就拿去,尽管去送给姜琳!”

     程明晋听了她的话,先是一愣,随即嘴角勾起愉悦的笑,举起脚边的医药箱,“你的膝盖流血了,我给你擦药而已,东西我先保管着。”

     童菲涨红了脸,原来是她会错意了,躲过他手中的医药箱,“我自己擦,”又看看他紧握着的钻石,有些心疼,这东西不管是谁送的,可是值钱的紧呢,她再做二十年演员都不一定买得到,“还有我的东西还给我。”

     程明晋的脸又沉下来,漫不经心道:“刚才不是还说让我拿去送人吗?怎么这么快就反悔了?”

     童菲的脸更红了,难道要告诉他自己反悔是因为这东西很值钱?纠结了半响,她才吞吞吐吐道:“总之你还给我。”

     “给我一个正当理由我就还给我。”程明晋干脆伸手把她的裤子从膝盖处撕开,打开药箱拿出棉签和碘酒,“忍着点,会疼。”

     童菲收回自己的腿,“你把东西先给我。”

     “给我理由,我就还给你。”程明晋忍着心中的不悦继续和她讨价还价,不过看她的表情不再似之前那么失魂落魄,多少也让他的怒气平息了一些,现在最重要的是,他必须弄清她到底在想什么。

     童菲一咬牙,开口道:“不管这个东西是谁送的,现在它就是我的,你要是喜欢就拿钱来买。”

     程明晋目光停留在她脸上,挑眉道:“原来是因为它值钱。”

     童菲被他看的别扭,拿脚提他,可惜还没伸出去,就痛的呼出声音来,脚腕却被程明晋捉住,“先上药,都流血了。”在酒店的时候还没有血的,估计是他扯着她走路的时候才让伤口撕裂的,想到这里,他心里全是愧疚,当时她几次摔到他身上,他都没有停下来。“菲菲,对不起,当时我太生气了,以后不会这样了。”

     童菲一愣,这个人怎么回事,这么阴晴不定,“你说什么?”他道歉是因为她走之前的事情吗?

     程明晋看着她后知后觉,心情更好了,“忍着点。”手里的药已经擦到了童菲膝盖上,童菲不备,疼的叫起来。

     “轻点!”

     “好。”

     看着程明晋这么配合,童菲又不懂了,他到底发哪门子疯?

     一直到上完药,童菲才憋不住再次开口:“还给我啊!”

     程明晋在她身边坐下来,认真的看着她,“还给你可以,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童菲挪挪屁股,离他远了一些,“你先说来听听。”

     “你离开之前在生气,为什么?”他没有说出她害怕的事实,那是他的禁忌,他不许她怕他。

     童菲皱眉,“那么久之前的事了,忘记了。”

     “忘了吗?”程明晋作势要站起来,童菲趴过去拉住他的手臂,“想起来了。”

     “说。”

     看着程明晋那悠闲的表情,童菲眼角抽了抽,“我没生气。”

     “既然这么没诚意交换……”

     “是你在生气好不好!不知道你发哪门子疯,自己跑出去不回来,回来了还躲着我,我主动回老宅找你,你却那样对我!还拿阿鑫来逼我,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她一口气说出来,心里轻松了许多。

     程明晋目光复杂的看着她,“在基地的时候,你说你讨厌我。”

     “那是因为你总是逼我!”童菲不甘的指控。

     “爱我吗?”第三次问了,这次又会是什么答案?

     童菲一下子被噎住,回答不了他的话。

     程明晋又问:“要是我以后都不逼你,你会不会爱我?”

     “我……”这个问题要她怎么回答?

     程明晋垂下眼睑,掩去其中的失落,把手中的钻石递出去,“小心伤口,先睡一下,吃饭了喊你。”说罢站起身来就要出去。

     童菲几乎是条件性反射的问:“你去哪儿?”

     程明晋回身看她,“接琪琪放学。”

     童菲又是一愣,她总是会把孩子的事情忘记,“你……可不可以,帮我查下东西是谁送来的。”

     程明晋的眸光暗了暗,“好。”

     童菲不再说话,程明晋顿了一下,转身离开。

     童菲躺在床上无论如何都睡不着,打开电视看电视,心里有点慌,还有点不知所措,晚上见到程子琪她该怎么说?

     嗨,我是你妈?

     姑娘,还记得你妈吗?

     孩子,我是你妈咪哦。

     亲,买玩具送妈咪哟~

     或者她应该强硬一点?

     过来,我是你妈!

     小面摊,跟你爸挺像的嘛!

     小混蛋,今天在学校做了什么混蛋事情?

     躺在床上设想了千千万万种见面的可能,却没想到现实离想象差距是那么遥远。

     此刻,站在她面前的不是父女两个,而是欢快的一家三口。

     童菲站在廊下看着娃娃头的小女孩一手牵着一个人,嘴角洋溢着幸福笑容的模样,瞬间发现原来自己才是外人。

     程子琪留着娃娃头,穿着背带裤,外加白色小棉袄,五官继承了程明晋,是个美人坯子,一手扯着一个人,似乎在和姜琳说着什么,没过一会儿,便松开程明晋的手伸出双手要姜琳抱,姜琳脸上全是宠溺,将小人抱起来,然后转过头看向童菲的方向,笑的更加灿烂。

     待到三人走近,童菲紧紧盯着程子琪,程子琪也看着童菲,可是没一会儿,程子琪就撇过脸把脸搁在姜琳肩膀上不再理童菲。

     程明晋走过来把程子琪抱下来,宠溺的怕拍她的头,把她推向童菲,“琪琪,这是妈妈。”

     童菲伸出手去,但是在还未碰到程子琪的时候,程子琪一脸厌恶的后退一步拉住姜琳的手:“这才是我妈妈!”

     童菲心中一震,看向姜琳,姜琳勾起嘴角回她一笑。

     程明晋的声音沉下来,蹲下去扯过程子琪和她平视:“程子琪,琳琳是你姑姑,不要认错了。”

     程子琪挣扎,不满的撅着小嘴,“才不是,她是我妈妈!是我妈妈!”

     “闭嘴!”程明晋声音中带着浅而易见的怒气,“我早就和你说过了你妈妈是谁,你已经五岁了,连人都不会认了吗?”

     程子琪看着他严肃的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不是我妈妈!她不是!”

     姜琳一把将孩子抢过去,“阿晋,你这是干什么?孩子还小,而且她没有见过童菲,这个事情要慢慢来。”

     童菲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刚开始是措手不及,后来是冷笑,好一场好戏!接收到程明晋略带歉意的目光,她淡淡道:“先吃饭吧,已经准备好了。”说完便转身往餐厅走去。

     餐桌上,程明晋和童菲坐在一起,姜琳和程子琪坐在一起,四个人像是中了魔咒,没有一个人开口打破沉默。

     童菲吃了一半,夹着了一块牛肉想了半响,终于举起来放在了程子琪盘子里,谁料到程子琪竟然那么大反应,伸手就把盘子仍在了地上,“我不吃你的东西!”

     童菲的手僵在那里,半天收不回来,程明晋站起来,身后的椅子发出巨大的声响,吓了众人一跳,下一刻他已经不由分说把程子琪拉了出去,没一会儿便传来程子琪的哭声。

     餐桌上只剩下姜琳和童菲,姜琳扬着胜利的笑容漫不经心的看着童菲:“认输不?她叫了我妈妈。”

     “叫的再亲,也不是亲生的,况且,你能生吗?”童菲不动声色的反击。

     姜琳变了脸色,“你什么意思?”

     “你那点事,当真以为我不知道?”童菲低头继续吃,似乎只有吃东西才能填平她心中的漏洞。

     姜琳半响没说话,再开口,带了笑意,“不管怎么说,你输了。”

     “我可以再生一个,给程家生个继承人,你觉得怎么样?”童菲向来是口头上不服输的人,何况是在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让姜琳占了她的便宜。

     姜琳的脸色果然更难看了,阴森森道:“那我得感谢你再帮我生个儿子了?”

     “你忘了我才是程太太?要不要看看我的结婚证?”

     “是吗?”姜琳放下餐具双腿交叠,“你知道我做事喜欢留下证据,记不记得半个月前我们在宴会上遇见那一晚?”

     童菲心中一禀,知道她要说的事情定然和程明晋有关,也放下餐具直直回望着她。

     恰在此时,程明晋回来,脸色有些难看,坐到童菲身边:“菲菲,孩子才刚见你,可能有些抵触心理,你别介意。”

     童菲收回目光,“没事,以后相处的时间还长。”然后擦擦嘴站起来,“我吃饱了,你们慢用。”说完便走出餐厅上了楼。

     餐厅只留下程明晋和姜琳两个人,姜琳半带笑意半带试探,“阿晋,孩子都觉得我们两个更合适呢。”

     程明晋的脸色更加难看,“琳琳,我说过了,我们不可能了,你这么做是徒劳的,假如你不介意的话,我再给你置一处宅子,你搬出去住。”

     姜琳陡然变了脸色,豆大的泪水自眼眶中流出,“你要我搬出去?这是我从小到大住的地方,就算我们不可能了,你也不能要求我搬出我的家!”

     程明晋揉揉眉心,他这样要求的确是有些无理了,看着姜琳的泪水又有些无奈,“以后我不会再提这个事情了,别哭了。”

     姜琳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坐下来,带着哭腔道:“阿晋,你一定觉得是我教了琪琪什么,可是我真的没有。”

     程明晋的眸光闪了闪,“对不起,我不该那样猜测你。”毕竟是一起长大,毕竟相爱过,他也确实不该那么想姜琳。“别哭了。”

     “那我以后还可以住在家里吗?”姜琳眸中带着期许看着程明晋,泪水流的更凶猛。

     “可以,我不会再说那样的话。”程明晋垂下眸子,就要站起来离开。

     姜琳却猛然扑到他怀里,拳头垂在他胸口:“阿晋,你不可以这么对我,不可以……”

     程明晋坐在那里任由她拍打自己的胸口,却在看到那双大眼睛的时候猛然拉开姜琳,“好了,我说了以后不会再说那样的话,别哭了。”

     姜琳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程子琪,此刻她正睁着大眼睛看着两人,小脸上还有泪痕,“爸爸妈妈,我想看动画片。”

     程明晋刚才训了她,看着她此刻小心翼翼的表情有些不舍,“好,我们回房间和妈妈一起看。”

     “不,我要在客厅和这个妈妈一起看。”程子琪听到程明晋的话就立刻显出反叛的表情。

     程明晋皱眉,“听话。”

     程子琪却走到姜琳身边伸出小手替她擦眼泪,“妈妈,别哭,爹地再凶你我来保护你。”

     姜琳收住泪水,对她笑笑,“我陪琪琪看电视好不好?”

     “好。”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程明晋陷入沉思,这种状况是他没料到的,整个事情他忽略了最主要的组成因素就是程子琪。

     从客厅经过正要上楼,程子琪唤住他:“我要爹地陪我看电视。”

     程明晋的脚定在原地,看着程子琪眼中的期待,终于还是没有往前迈出一步,回身和两人坐在一起,程子琪高兴的搂住他的脖子,“我知道爹地最好了。”

     程明晋紧绷着下颚,没有说话。

     直到程子琪看得睡着,已经近十点,程明晋站起来抱起程子琪,对姜琳说:“你也早点睡。”

     姜琳跟上他的脚步,“让她跟我睡吧。”

     程明晋看她一眼,“她已经快六岁了,该培养她的独立能力,让她自己睡。”

     姜琳讪讪的没有说话,一直看着程明晋把程子琪送回房间,又回到卧室才挪动脚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她会赢,她一定会赢。

     到了卧室,程明晋看到童菲靠在床头看电视,上前摸摸她的头,“下午睡饱了?”

     童菲支吾一声没有说话。

     程明晋叹口气在床边坐下来:“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你和琪琪没相处过,她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以后会好的。”

     童菲嗤笑一声,“我以为你更没想到的是她会叫别人妈妈。”

     程明晋低吟,“我的确是没想到。”

     “那你想到她为什么叫别人妈妈了吗?”童菲一直忍着的怒气爆发。

     “菲菲,这件事情你应该从自己身上找错处,孩子的态度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够扭转的。”程明晋皱眉,虽然已经料到童菲会生气,但是她这样着实也有些无理取闹。

     “你一个人的态度当然不能扭转,当然要加上你和姜琳两个人才能让孩子在明知那不是她妈妈的情况下喊她妈妈!”童菲就像是炸了毛的兔子,把一切的过错都推倒程明晋身上。

     程明晋大手放在她肩膀上感受着她的怒气,“好了,别气了,会好起来的。”

     童菲深呼吸,“你打算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程明晋反问。

     “让姜琳滚蛋!”她实在太生气,连‘滚蛋’这样的脏话都骂了出来,完全不再顾及程明晋和姜琳的关系。

     “不行。”

     童菲心头一震,看着程明晋,没想到他这么干脆就拒绝了。

     程明晋解释:“这也是她的家,她在这里生活了近二十年,我不能让她从自己家里走出去。”

     “是不能还是不舍得?”童菲冷笑着看他。

     “菲菲,你要讲理。”这件事情他的确是和童菲想到了一起去,但是这里的确是姜琳的家,他不能随随便便就把她赶出去。

     “我不讲理?到底谁是你老婆?试问哪个女人能容忍自己的丈夫天天和别的女人出去,成双成对的出现在报纸电视上,你不让她滚蛋是吧,那我滚,我滚总行了吧。”说着她就要下床穿鞋。

     程明晋拉住她的手臂:“别闹。”

     “程明晋!”童菲咬牙,“我告诉你,我受够你了,你下午时候不是问我爱不爱你吗?我现在给你答案,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我就是一直在利用你,现在利用完了,我也没必要再留在你身边了,你放手!你弄疼我了!”

     程明晋阴沉着脸死死盯着她:“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童菲冷哼,“刚才我说了那么多,你想听哪句?我不爱你?还是我只是利用你?”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是!”童菲赌气,和他在一起之后他从来都只让她受委屈,她不要了,她什么都不要了,想着想着竟然哭了起来。

     程明晋冷冷看着她的泪水,“想离开我?”顿了一下又道,“记不记得我说过什么?这一辈子,都别想离开,除非我同意。”

     童菲哭着想甩开他的手却甩不开,“你滚!”

     “滚?童菲,我不会滚,你也不能走,听懂了吗?”终于逼急了说出实话了吗?从来没有爱过吗?从来都只是利用吗?在她离开去基地拍摄的那一段时间他曾思考很久这个问题,但是得到的答案只有一个,即使这样,也不能放她离开。

     童菲大力推开他,跳下床就往门口跑,程明晋却只是坐在那里凉凉说了一句话:“知不知道你离开的这段时间我都做了什么?把鸿讯的内部操作平台,所有客户资料,股指变动全部调查了一遍,你知道,我出手,史泽鑫什么都保不住。”顿了一下,他再次开口,“菲菲,不要总是挑战我的耐性,我不会永远像下午那样好说话。”

     童菲的手僵在门上,肩膀耸动,抬手擦擦眼泪,“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过我的目的了,孩子需要一个妈,实实在在的妈,我不管她现在叫谁妈,总之她的亲生母亲必须在。”

     童菲的心因为他的话扯的生疼,纵使自己说了负气的话,在发生晚上的事情之后,他也不该再说这样的话。

     “你以为你逼得了我?我有血钻,即使鸿讯没有了,把这个东西卖掉,我们照样可以东山再起。”童菲在心中迅速做着打算。

     程明晋伸手把床头柜上的钻石拿起来,“你是说这个?”

     童菲瞪大眼睛,上前一步就要去抢,却在触到程明晋那一刻被他拉进怀里,一阵翻天覆地,就被压在了他身下。

     童菲直直看着他,“堂堂程明晋,难道就知道用强的吗?”

     程明晋把钻石收进口袋,冷笑着看她:“只会用强的又如何?”大手伸进她的衣服里狠狠握住她胸前的丰盈。

     童菲忍着疼怒看他,“有那么多女人想要爬上你的床,你何必强迫我?姜琳就住在隔壁吧?你们以前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她正等着你……”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封住唇,狠狠吻住,一场野兽般的撕咬再次开始。

     童菲心里有气,有疼,也有抗拒,她不喜欢这样的暴力,可是却拒绝不了,干脆不再挣扎。

     程明晋褪尽她的衣服,才咬着她的耳朵轻声道:“即使让我出去找其他女人也不让我碰你吗?”话还未说完,便狠狠刺入她的身体,捂住她的嘴巴不让她叫出来。

     童菲脑海中再次闪过罗力扬的脸和史泽宇带血血的身体,不过她没有了以往的挣扎,只是躺在那里接受命运,假如那一年她没有挣扎,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了?

     程明晋并未发现她的异样,只把她摆弄成各种可笑的姿势肆意的攻城掠地,足足折腾了三个小时才肯放过她。

     平复气息许久,进浴室放了水把她抱起来放在浴缸里,童菲闭着眼不说话,也不想看他,程明晋拿了毛巾帮她擦身子,指尖划过她身上因为激情而留下的红痕,淡淡道:“菲菲,下午的时候我想过再也不逼你的,可是你总是不听话。”

     童菲紧紧闭着眼睛,就如听不到他的话一般,没有表情,没有动作。

     做爱不是应该是促进情人之间感情的事情吗?为何每次他们除了伤害,还是伤害?

     下午的时候两个人的关系不是改善了一些吗?为什么忽然又变成这个样子?

     “我需要一个妻子,孩子需要一个妈,菲菲,能不能不要再闹了,我们好好过日子?”程明晋转身在架子上拿了精油往浴缸里倒。

     童菲缓缓睁开眼睛看他,“你放了我吧。”

     种种迹象证明,他们不合适。那又何必这么勉强在一起互相伤害呢?她不能忍受他一次次的强迫,她的孩子也不需要这个妈妈,还有一个姜琳在虎视眈眈,他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过去,还有他现在对姜琳的混乱态度,还有姜琳吃饭时候说的那模糊不清的话,还有她回到房间之后姜琳发来的短信,她受够了,真的受够了。

     程明晋的拿着毛巾的手顿了一下,缓缓道:“不可能。”

     “你把我的电话拿过来。”童菲疲惫的转过头去。

     程明晋迟疑了一下,走出卫生间拿了她的电话又回来递给她,童菲并不接,只道:“打开看第一条短信。”

     程明晋翻开收件箱,第一条短信入目。

     那天晚上他没有碰你吧?因为他和我在一起。

     “那天晚上我站在你车边等你下车,你却看都不看我就离开,原来是忙这个去了,我还在家里等你,你回来了,我主动去吻你,你却避开,你说,我们这样还有什么意思?”童菲打了个冷颤,往水下沉了沉。

     程明晋抿着唇把她的电话扔到洗手台上,“我没碰她。”

     童菲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了出来,“还有彩信呢,你顺便看看。”

     程明晋的眉心皱的更紧,“那天晚上我的确有情迷意乱,但是我没有碰她。”

     童菲也不同他辩解,只道:“你知道我离开那天晚上你要碰我,我为什么会害怕吗?先一天晚上的确是我先主动勾引你,那是因为我想改善我们之间的关系,我说过我不喜欢男人在床上太野蛮,你那样迫我,当时你的脸就像是罗力扬的脸,我吓坏了,一直叫,我越叫,你就越是用力,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史泽宇是怎么死的,遇到你之后好多年我都没有梦到他,可是那一晚他一直在我的梦里,浑身是血,让我活下去。”

     程明晋浑身僵硬,听着她的话恨不得杀了自己,他不知道会那样,那天晚上他是气急了,只记得她一直尖叫,却没注意到她的异状。

     “不知道你调查的结果里有没有写我曾经自杀过,罗力扬的事情之后罗家一直给史家施压,史家的生意摇摇欲坠,每个人都忙的晕头转向,史伯伯把一切都归责于我,以前那么和善一个人,顶不住压力开始对我恶言相向,到了最后,竟然心脏病发去世,我愧疚的厉害,只觉得一切都是我的错,加上还未在罗力扬的事情上缓过来,在他死后第二天我就吞了整瓶安眠药想要结束生命,是史泽宇发现了我,救了我,后来他为了挽救史家的生意,亲自去了刚果采购钻石,那边的局势很混乱,他被武装分子抓住,勒索钱财,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史家算是彻底完蛋了,我把钱送去后,谁知道他们不但要钱,还要命,他们根本就是一群变态,在接过钱的时候大笑着用枪对准了史泽宇,挑衅的看着我,然后开枪……我,我当时心血上涌,他们要我看着泽宇死,让我痛苦一辈子,泽宇死前只说让我活下去,让我帮阿鑫达成愿望,这么多年,一直支撑我的就是阿鑫,我必须帮他达成愿望,让他站在娱乐圈的顶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接近你,和你在一起,我的心慢慢静下来,有了难得的一片安宁,我很珍惜,可是现在你连这个也打破了,我最近经常梦到泽宇,全都是血,全都是……”她的泪水开了闸的水坝,再也关不住,此刻她只想放肆的哭一回。

     程明晋静静听着,没想到她心底还埋着这样的秘密,她到底背负了多少东西?为什么从来都不说给他听?

     将她抱出来用毯子裹住然后放回床上,童菲拉他的手,泪眼婆娑的看着他:“你放我走好不好?”

     程明晋看着她的表情缓缓摇摇头,上床抱住她,“乖,睡吧。”

     童菲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只一直哭,程明晋也不说话,一直听着她哭,到她哭累了,哭的睡着了,还在黑暗中睁着眼,不管她对他是什么样的感情,当时她主动,至少是示好的,想要修补关系的,说明她不是丝毫不在乎的,那样的话,他就更没有理由放手了。

     第二天睡醒的时候童菲并未并未下楼,只在房间里呆着,看外面的阳光,大约是中午,她洗漱完打开电脑正要浏览网页,卧室的门被打开。

     她回头去看,是程明晋,心头闪过压抑。

     程明晋分明看到她的情绪变化,眸光沉了沉,走到她身边,“该吃饭了。”

     童菲想到昨天饭桌上的尴尬,有些不想下去,只问,“你不去上班吗?”

     “嗯,琪琪也在,下午我们搬家。”程明晋云淡风轻的说出自己的决定。

     童菲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你不喜欢住这里我们就搬回市区的房子,只是那里没有佣人,你要辛苦一些。”程明晋的语气仿佛是在谈论天气一样,却让童菲心头五味陈杂。

     她以为她说的话他完全没有听进去,也料定他必定不会赶走姜琳,却没想到他做出这样的决定。

     “走吧。”程明晋牵起她的手往外走。

     童菲跟着,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饭桌上依然是昨天的四个人,程子琪不满的看着程明晋,“爹地,为什么不让我去上学?”

     “因为下午我们要搬家。”程明晋拍拍她的头,把她的专用筷子抽出来递给她。

     姜琳猛然抬头看程明晋,“搬家?搬哪里?和谁?”

     “市区。”程明晋头也不抬的回答。

     “这里住的不好吗?为什么要搬?还是某人不想住?不想住可以自己搬出去啊!”姜琳有些气急败坏,完全失了风度。

     童菲接了她的话,“我自己搬也可以,正好我不想住这里。”

     程明晋的动作僵了僵,没说话,倒是程子琪接了过去,“对啊,她可以自己搬,我要和妈妈在一起。”说着还抱住姜琳以示自己的决心。

     程明晋皱眉,看着程子琪,“琪琪,和你说了多少次,那是你姑姑,这才是你妈妈。”

     “她不是!”程子琪尖叫。

     程明晋忽然怒了,把筷子狠狠摔在桌子上,“程子琪,你不搬是吧?不搬你就自己住老宅!”

     程子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童菲揉揉头,“别吵了,我自己搬。”

     “不行!”程明晋直接拒绝。

     童菲干脆不理人,自己吃饭,任他们闹。

     程子琪被程明晋的怒气吓到,颤抖着小小的身子窝在姜琳怀里也不敢说话,而姜琳见事情闹到这样的地步,明知不能峰回路转,眸中闪过一丝恶毒的光芒。

     一时间饭桌上安静了下来。

     吃完饭程明晋就命人开始行李,童菲早早提了包站在门口等,程子琪在另一边撕心裂肺的抱着姜琳哭,程明晋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把程子琪拉出来:“你已经六岁了,可以自己做选择,你可以跟着走,也可以留下陪你姑姑。”

     程子琪小身子一抖一抖的,小脸上全是泪水,可怜极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程明晋也心疼孩子,但是他不能放弃童菲,“爹地和妈咪都希望你跟我们去,你说呢?”

     姜琳揽了揽程子琪,“她才六岁不到,你别用成人的法子逼她。”

     程明晋不悦的看她:“让她自己选。”

     已经有司机把车开过来,东西并不多,他们来这里也没几天,只用把衣物收拾下就可以,倒是程子琪的东西多一些,童菲瞥一眼程子琪,不再看下去,走过去坐车上。

     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说话,无论她说什么都只会增加程子琪的厌恶情绪。

     管家站在那里为难的看着剩下的三个人,“少爷,小小姐的东西……”

     程明晋站起身来,转身就要走,程子琪忽然冲上去抱住他的大腿哇啦啦哭的凄惨,程明晋叹口气,把她抱起来,然后回头对姜琳说,“以后你自己保重。”说完就抱着程子琪上车去。

     车子缓缓开出别墅,三个人都坐在后排,程子琪不愿和童菲挨着,让程明晋坐在中间,自己闹别扭看着窗外不说话。

     童菲也不说话,车里尽是沉默。

     忽然,童菲的电话响起来,是短信,她拿出电话看,是姜琳发来的。

     你以为这样你就赢了?我们等着瞧。

     童菲正要按删除键,被程明晋夺过去,直接就调出号码拨过去,那边立刻传来姜琳的声音:“怎么?怕了?五年前我能让你离开,现在照样可以!”

     “是吗?”程明晋声音中隐隐含着怒气。

     那边明显停顿了许久,然后便传来姜琳连哭带笑的声音:“阿晋,你是爱我的,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不可以……”

     程明晋紧绷着下颚明显表情有些松动,“以后别再发这样的短信了,我还有事,挂了。”

     “阿晋……”姜琳的话没来得急说完程明晋就直接挂断,然后把她的电话设为来电黑名单递给童菲,“以后她的电话你可以不用接。”

     “不接不代表矛盾不存在,你要解决的不是电话,而是矛盾根源。”童菲冷冷道。

     程明晋很快接了去,“我会。”

     童菲不再说话,三人又一路沉默到了市区的房子,程明晋下车一手抱着哭的昏睡过去的程子琪一手牵着童菲,司机拿了行李走在后面。

     到了家里,程明晋把程子琪放到其中一间房间里出来看到童菲在整理行李,一时间心情错综复杂。

     他走到童菲身边看她把衣服一件件挂进衣柜里,“菲菲,别气了,我们好好过日子。”

     童菲自行李箱里拿出那套和姜琳一样的休闲服在他面前晃了晃,然后抛物线扔进垃圾桶。

     程明晋愣了下,抿着唇道:“我没穿过那件衣服。”

     童菲不说话,继续挂衣服。

     “晚上出去吃饭好不好?我们一家三口一起。”程明晋见她不说话,又提议。

     童菲抬眼看他,“你还不去上班?”语气不太好。

     “今天在家里陪你们。”顿了下又道,“公司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以后我把新公司交给别人打理,我转做幕后,陪你们周游世界好不好?”

     虽然他的语气里多是讨好的成分,童菲却丝毫不领情,“我还要上班,还要拍戏,没空。”

     “那我们就偶尔去。”程明晋不识趣。

     “找姜琳去,我不去。”衣服收拾好,童菲把箱子锁起来拖进储物间,东西放好还未转身,就落入了程明晋的怀抱。

     “我们是我们,她是她,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五年前她和你说了什么,但是我们是现在和以后,别气了好不好?”程明晋的声音软软的,若是没有前一段的事情,童菲几乎要以为这就是一个完美的男人了,但是他是多面性的,他喜欢的时候可以宠着你,他不喜欢的时候也可以毁了你。

     但是同时她又能感觉到程明晋的软化,自昨晚她和他说了那样的话之后,他便一直在迁让自己,可是这样的状态又能维持多久?

     “你先放开我。”

     “不放,”程明晋拒绝的干脆,“一辈子都不放开。”

     童菲不耐,“你到底想怎样?”

     程明晋因为她的态度,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放开她,童菲看着程明晋那张万年冰山的脸上带着无奈,有些不忍,大概从来没有人敢让他这样吃瘪吧,扯扯嘴角:“你闲的话就去擦桌子拖地,一段时间没人住,到处都是灰尘。”

     程明晋脸上有了动容,半响才道:“诶,好。”

     童菲瞪他,“去啊。”

     程明晋上前一步在童菲措不及防的情况下捧起她的脸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才迅速转身去了厨房打水。

     童菲看着他的背影,一时混乱,她从未看懂过这个男人,也不知他此时只是心血来潮,还是猛然发现她对他来说很重要。

     接下来的时间虽然两人依旧无话,但是气氛明显缓和了许多,童菲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偷懒看程明晋干活,不得不说的是,他的确是一个居家好男人,会做饭会打扫屋子会把家里的一切都整理的井井有条,若是他再加上一条专一的话,那他就真的是全世界女人的梦想了。

     到一切都收拾妥当的时候,程子琪已经睡醒,站在门口看着两人每人一块抹布发呆,显然她没料到自己的爹地还会做这种事。

     “怎么不让管家爷爷请仆人做呢?”她完全不能理解眼前的状况。

     程明晋丢开手里的抹布走过去把她抱起来,“以后这里没有管家伯伯了,只有爸爸妈妈,这些事情你也要学着自己做,知道吗?”然后又拍拍她的脸,“让妈妈带你去换衣服我们晚上出去吃饭好不好?”

     程子琪搂住他的脖子,“我不要,要爸爸给我换。”

     程明晋宠溺的笑,“好,我给你挑,你自己换。”说完便抱着她进了刚才她睡的房间,在她睡着的时候童菲已经把她的衣服也挂好了。

     童菲看着眼前的父女一直没有说话,事实上她见到程子琪之后就几乎没有任何对话,程子琪的抗拒让她给自己安装上了一层保护膜,那就是没事不去招惹程子琪。

     三人驾车去餐厅,走到餐厅门口的时候她就敏感的感觉到不远处有记者在拍照,想要甩开程明晋的手,他却拉的更紧了,童菲急了,他现在手里还抱着孩子,被拍到不知道明天报纸上又会写什么,但是看着程明晋坚毅的侧脸,她忽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这一段时间她身上可发掘的新闻实在太多了,可是报纸电视上都风平浪静,根本就是程明晋压了下去,现在他拉着她光明正大的走在记者面前,就是为了爆出这个新闻,想到这里,她不再挣扎。

     原来这才是他一定要带她出来吃饭的目的。

     可惜这顿饭吃的并不算是愉快,无论童菲的筷子放到哪里,总会有一双筷子来抢,她干脆放下筷子不吃了。

     程明晋叫来人把所有的东西都撤了下去,然后又给每个人点了牛排,分餐制,两个人总不会再闹别扭了吧?

     可是程子琪的千金小姐脾气哪里抑制的住,还没开吃,就把刀子叉子隔着桌子扔童菲身上,童菲怒了,站起来淡淡看她一眼转身就走。

     程明晋往桌子上放了几张老红头扯了程子琪就跟上去要拉童菲的手,童菲正在气头上,哪里肯理他,甩开他的手就往相反的方向走。

     程子琪扯着程明晋,“爹地,让她走,我们不要她。”

     程明晋叹一口气认真的看着她:“琪琪,她是你妈咪。”

     “她不是!”

     程明晋干脆抱起她去追童菲,童菲纵使再生气,也没有乱跑,直接打开车门坐进了车里,坐的是前排,程明晋看了眼程子琪,她断然是不肯和童菲坐一起了,就把她塞到了后座,自己又去坐驾驶座。

     一路尴尬气氛到家,童菲直接进了卧室,程明晋陪着程子琪看电视到十一点才把熟睡的程子琪送进自己房间。

     房门“啪嗒”打开,童菲知道是程明晋进来,回头看一眼,愣住了,没想到他还端了饭菜进来。

     “快起来吃。”程明晋把饭菜放到桌子上拍拍她的头招呼她。

     童菲不愿意起来,窝着不动,程明晋叹口气把她从被窝里抱出来坐在自己腿上,“要我喂你吗?”

     童菲坐在他腿上拿了筷子别别扭扭的问:“她睡了?”

     “睡了,她是小孩子,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童菲咀嚼着口里的饭菜,喝一口牛奶,口齿不清道:“我要是跟她一般见识,早巴掌招呼她了。”

     程明晋额头三条黑线。

     童菲不再理睬他,狼吞虎咽一番吃饱拍拍肚子爬回床上装睡,听到程明晋端了碗筷去厨房,还伴随着洗碗的声音。

     他再回来的时候,童菲心里一阵紧张,一直等到他洗完澡躺倒她身边没有了动静,她才嘘了一口气。

     一夜就这么风平浪静的过去。